追求無限權利的美國巨嬰,終將把美國推向分裂的深淵

引言:他們的抗爭是以「不付出任何代價」為前提,在後來尼克森的水門事件裡被「昇華」為鄙視權威的反叛精神。個人權利變成「強勢話語」,甚至是一種精神毒品。

美國根本不關心勞動階層、婦女,愛環境愛動物勝於愛人,一堆喝著星巴克說話夾著英語詞彙的中產階級或偽菁英,有時故意以粗鄙的語言開啟槓精的模式,為他們想像中的弱勢群體發聲,不斷的自我感動,占據大量的輿論空間,不過就是將自己的權利氾濫以看似正義的聲量表現出來。

2018年,「白左」這個辭彙開始被美國電視台引用,其「白」與否並不重要,這個辭彙泛指那些崇尚普世價值、高調聲張權利,抗拒保守、傳統、權威等價值的人,核心概念涵蓋了「只要權利,不負責任」的價值觀。這種源起於上世紀70年代的個體膨脹與慾望的張揚,以越戰期間逃避兵役的青年為代表。逃避兵役違法,但踩在「越戰是不義的戰爭」的道德制高點上就形成了一種優越感。

他們的抗爭是以「不付出任何代價」為前提,在後來尼克森的水門事件裡被「昇華」為鄙視權威的反叛精神,因此,權利變成「強勢話語」,甚至是一種精神毒品。整整兩個世代的美國人陶醉於一種「任何慾望都應簡單而快速地實現」。

在政治上,他們拒絕任何要求他們犧牲個人權利的政府,並視保守派為仇寇。對於權利期望值的不斷提高,自私的利益集團得以光明正大地掠奪,沒有任何道德上的負擔。更多內容請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