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基建大PK】中國超前,美國慌了?新舊基建狂魔直球對決

引言:中美基礎建設的PK是不同起跑點、不同檔次的較量。當資本主義國家的總統,說出了社會主義國家主席講的話,要以政府的力量來強加介入進行基礎建設,美國才有能力來遏止中國的成長。靠加稅印鈔舉債來「革新升級」的基礎建設,能完成美國的華麗轉身嗎?

美國總統拜登說「政府可以做私營企業做不到的大事,政府推動經濟會比市場的力量更有效更強。」這話怎麼聽都不像一個市場經濟為主的資本主義國家總統講的話,倒是很像社會主義計畫經濟的國家主席的發言。這裡面透露出:美國發現不能再放任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運作,要以政府的力量來強加介入進行基礎建設,美國才有能力來遏止中國的成長,或者說跟中國來進行更有效率的競爭。
拜登政府推出二戰後最大的振興方案,金額高達2.25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名為「美國基礎建設革新升級及全美就業計畫」,因為還要送議會審議,因此民主黨打算靠加稅、印鈔、舉債,以滿足就業為號召來讓美國基建「重新啟動」。


2.25兆錢從哪裡來?首先是加稅企業賦稅將調高到28%,同時,為避免企業落跑到其他國家,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已開始在國際上推動「全球最低企業稅」,來自企業金主的壓力,大家拭目以待。2021年美國總共印了11兆美元,占全球美元流通量的34%,所以全世界現在都在承受未來通貨膨脹的壓力。更可怕得是,截至2021年3月,美國總共借款28兆美元,佔美國GDP的80%;換言之,每一位美國公民必須承擔85000美元的債務。
因此,共和黨參議院的領袖米奇‧麥唐諾就批評,「拜登犧牲美國家庭為代價,迎合左翼政治的綱領,史無前例的增稅。」麥唐諾拆穿拜登舉債將社會福利項目夾帶進基建計畫的如意算盤。
美國在上世紀也曾是「基建狂魔」,自80年代走向新自由主義資本經濟,美國企業不願意再做利潤低的基礎建設,不如投入華爾街資本市場,最起碼也是投入高報酬的軍工產業或IC產業。如此一來,民間企業怎會想投資基礎建設呢?更遑論投資民生社會福利項目。
這就是美國今天面臨的困境,不只是錢的問題,更在於整個產業結構與產業文化。但是美國確實需要去改善鐵路、公路、橋梁系統,根據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評估,美國公路分ABCDE五級,連紐約州、密西根州大部分的道路只能達到D級。所以拜登的基建計畫的經費分配,確實是包含了補助企業及社會福利項目在內:

中國的新基礎建設跟拜登的基礎建設到底差別在哪裡?中國的新基建是在舊有基礎上創新,在一二線的城市地鐵網基本上建制完成;最困難的南水北調工程也完成。十三五計畫中著重於農村建設,這是在美國基建中看不到的。到2019年為止中國的高鐵有35000公里、物聯網經濟獨霸全球;4G的涵蓋率佔世界的二分之一,5G也是領先全球;全球十大港口中有7大是在中國大陸;還有一個世紀大工程港珠澳大橋。

可以說,新基建是在上述的基礎上去發展信息網、交通網、能源網三大類別產業建設。而美國其實是一部份補破網、一部分創新,企業補助跟社會福利又佔了一半(1.1兆美元),中美基建在根本上是兩種不同檔次、不同的起跑點的比較。甚至可以大膽預測,二十年後的勝負現在大概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