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伊士運河與阿拉伯的勞倫斯

「大排長榮」長賜號(Ever Given)貨輪阻斷了蘇伊士運河,讓埃及每天損失上千萬美元,也讓油價飆升。今日終於傳出好消息,在連續6天的跨國救援工作後,於破曉前完成「船身80%的方向擺正」,清空了一半的航道,堵塞了好幾天的其他船隻業陸續開始通行。

蘇伊士運河如今是埃及的大動脈。近代開鑿運河的構想始於18世紀末,拿破崙·波拿巴占領埃及時計劃建立運河連接地中海與紅海。由於法國人勘定有誤,計算出紅海的海平面比地中海高,無法建立無船閘的運河,隨後拿破崙放棄計劃,並在和英國勢力的對抗中離開埃及。
拿破崙失敗之後,法蘭西第二帝國因美洲的殖民地被英國所奪,所以對外殖民重點轉向東方。打通蘇伊士運河對法國意義更為重大。1854年至1856年,法國駐埃及領事,斐迪南·德·雷賽布子爵獲得了鄂圖曼帝國埃及總督塞伊德帕夏特許成立公司,計劃建造向所有國家船隻開放的海運運河。通過租賃相關土地,自運河通航起主持營運99年。
1858年12月15日,蘇伊士運河公司(Compagnie Universelle du Canal Maritime de Suez)成立,並強徵埃及貧民穿越沙漠來挖掘運河,工程耗時將近11年,最終花費1860萬鎊,超出最初預算約兩倍。蘇伊士運河於1869年11月17日通航,這一天被定為運河的通航紀念日。


1882年,英法兩國在埃及的輸贏已定,贏家全拿,埃及成為大英帝國的殖民地,蘇伊士運河成為英國與殖民地相通、扼守著通往地中海的生命線。英國與中東的關係中,最知名的人物莫過於托馬斯·愛德華·勞倫斯(Thomas Edward Lawrence,1888——1935年)──「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他是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翻譯家、作家,更是卓越的諜戰高手。他被BBC評為 「史上最偉大的英國人」之一,阿拉伯人也視他為英雄。

勞倫斯有沒有電影中彼得奧圖深邃的藍眼睛不得而知,他的性別傾向也眾說紛紜。事實上,在1918年,一戰結束前的一個月,30歲的勞倫斯上校獲得英國國王喬治五世召見,他也想在這天與國王商談戰後中東未來的版圖。喬治五世以贈勳獎勵他在中東戰場帶領阿拉伯軍隊抵禦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卓越貢獻,儘管這條戰線的價值,其實只是拖住鄂圖曼帝國,以及保住蘇伊士運河。勞倫斯拒絕受勳讓皇室尷尬不已,史實也到此為止──因為他在後續的多次自述經歷時,總是和上次有些差異,也因此引發許多爭議。
1922年,英國被迫承認埃及獨立,但仍保留對埃及國防、外交、少數民族等權,埃及當局仍然是英國控制下的衛星國,按英埃政府間協議,英國可以隨時為了保護英國在埃及利益對埃及出兵。1952年7月,「自由軍官組織」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法魯克王朝;次年,埃及終於真正的獨立,徹底擁有蘇伊士運河的經營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