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反共詐騙犯與國際棉花定價權

2018年8月羅恩·保羅和平與繁榮研究所(Ron Paul Institute for Peace and Prosperity)舉辦的論壇上,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的幕僚長、陸軍退伍上校威爾克森(Lawrence Wilkerson)於會中表示:「中國新疆有兩千萬維吾爾族人,如果中情局能利用好他們……想破壞中國的穩定,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動盪,煽動維吾爾族從內部搞亂中國」。(註:威爾克森沒弄清楚,新疆有2500萬人,其中1000萬維吾爾人、400萬哈薩克人)

最近一名類似於班農、郭文貴之流的,靠反共發財的德國人類學家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漢名鄭國恩)?爆紅了。這位沒有去過中國的「新疆專家」,長期受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供養中國問題資深研究員,最近終於混出頭了,也差不混到頭了──
> 2018年5月,鄭國恩在詹姆斯敦基金會出版的一份報告中估計,新疆再教育營關押的總人數大概在10萬到100萬之間,這個區間高值被西方媒體廣泛引用。誤差值如此大的評估數據是依什麼為準?
> 他從維吾爾人出生率下降作為新疆的維吾爾族群正在發生「種族滅絕」的證據,有看過哪個種族在70年間從300萬人被「滅絕」到1000萬人嗎?倒是有看到美國500萬的印地安人被美國「感恩」到剩下60萬人。
> 他指責大陸正在消滅維吾爾人的文化。美國的印地安人不用學英語、學美國史嗎?新疆到川藏自治區的青年平均學歷在大陸是偏低的,脫貧需要知識,不提升教育程度,如何能在互聯網時代完成階級翻轉?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中美2+2安克拉治會談沒能大獲全勝,已經醞釀一年多的關於新疆人權的輿論戰地,被H&M「拒用新疆棉」聲明引爆,並且很快地捲進200多個在華的外資品牌。多位擔任品牌代言人的大陸藝人紛紛以終止合約的行動表態支持新疆棉,部分中外合資品牌也宣布退出瑞士BCI(良好棉花發展協會),甚至連帶頭「反對中國新疆棉」的BCI官網聲明,也在昨日將文件下架

中國人民一愛國,就被西方批評為「戰狼」。西方抹黑中國大陸的「種族滅絕」、「強迫勞動」、「奴役勞工」,不正是美國短短200多年歷史中最「濃墨重彩」的一頁嗎?中國社會已經不再盲崇西方長期塑造的的高大上形象,內地早也自證了有經營品牌及品質的實力,只差消費者將目光從國外品牌身上移回本地市場。

這次的新疆棉事件,從頭到尾就不是人權問題,說穿了仍是中美貿易戰的一環,崛起的中國與歐美競爭棉花定價權的爭端。中國的棉花產量世界第二,棉花定價卻掌握在西方人手上,當西方要大量採購時便在金融期權市場壓低棉花期貨價格,反之則拉高。大宗物資本就是國家安全的一環,任何國家都不會接受自身的強勢商品價格長期受制於人;現在,只是中國大陸憑實力回應西方的攻擊而已。聰明的台灣人,更不應在旁邊等著看笑話,甚至跟風抹黑新疆然後自己變成笑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