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鋒爆】中美博弈:拜登《國家安全中期策略》,民進黨聯美保台一場空? 

引言:有影片。1900年庚子年,八國聯軍只用了18,803個人打進北京城;121年後的今天,世界第一強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美國對華關係,將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的考驗」。美國總統拜登發表的《國家安全中期策略的指導原則》中,對於未來中美關係新格局有哪些玄機?

美國總統拜登在前幾天發表了一篇很重要的《國家安全中期策略的指導原則》(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拜登發表國安策略的前一天,也在國務院大廳發表了一篇相關演說。(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這兩篇重要的文件描繪出美國對於中美關係新格局的看法。
而台灣的輿論界、各方黨派看待這兩份文件,總的來說就兩種態度:一是輕描淡寫;二是各去所需,只講自己主觀的期待,而非從事實上客觀的分析。站在台灣人的立場,我們必須要很嚴肅的來看待未來中美關係的走向。第一,它涉及到台灣在中美兩強的博弈過程裡面,將如何自處才能找到自己最適切的一條道路;第二則是站在中華民族的角度來看,在這個博弈新局的過程中,中華民族該如何應對。
1900年庚子年,八國聯軍只用了18,803個人打進北京城,聯軍統帥德國的瓦德西將軍高傲的坐在紫禁城的龍椅上,慈禧太后帶著光緒帝棄北京而逃,接下來便是最屈辱的一頁歷史。誰能想到,121年後的今天,世界第一強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說出這句話──「美國對華關係,將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的考驗」、「僅有中國,有撼動現行國際體系的經濟、外交、軍事和科技的實力」。布林肯還強調拜登政府的八大外交優先政策,其中最重要的兩項是「確保美國的技術領先地位」與「應對中國挑戰」。
1901年是辛丑年,清廷簽下了喪權辱國的辛丑合約,總賠償金額為四億五千萬兩白銀,幾乎每一個中國人要承擔一兩多的白銀;120年後的今天,美國總統在他的國安策略裡面,是這樣定調中國的,那就是「中國是唯一有綜合的實力挑戰美國建立的國際體制和秩序。」這是中國人民共同締造的豐碑,也將共同因應來自外部的挑戰。
一樣看花兩樣情,不少人認為中國危險了,美國要聯合全世界的盟邦的力量要來遏止中國的發展,中國站得起來嗎?沒機會啦!是的,120年前幾乎被鐵蹄踩碎的中國,在今天能被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對手)肯定,您覺得以美國一句聯合全世界的盟邦,就可以為所欲為的達到他們所要的目標嗎?還有人還幸災樂禍地說,中國的興起讓邊緣的鄰邦心生恐懼,拜登發布此國安策略報告後,大家歡欣鼓舞地迎接美國「重返亞洲」來遏止中國大陸的發展。這是某些人主觀的期待或是客觀的事實呢?
請注意,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布林肯所說的是「本世紀面臨最大地緣政治的考驗」,大家想一想,美國隔著太平洋在離中國幾千哩遠的地方,怎麼會跟中國有地緣政治的衝突呢?並非中國越過了太平洋到了美國,而是美國越過了太平洋來亞洲稱霸!因此,所謂「最大的地緣政治的考驗」是針對美國逐漸喪失它在亞洲的獨霸地位而言,美國理解到,它在亞洲肆無忌憚橫行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早在2014年,第六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論壇中,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努力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演說,曾說過「太平洋夠大,容得了中美兩個大國」,但顯然美國不樂意太平洋出現兩個大國。自二戰後,美國勢力進入亞洲,把太平洋當作是它的內海,管控第一島鏈及東南亞國家,將亞洲其他國家都視為美國的禁臠/跟班/小弟,更企圖在政治經濟外交上全面壓制中國大陸。
回顧過去,誰有制霸亞洲的野心,終將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二戰期間,日本想將美國趕出太平洋,而發動珍珠港事變及太平洋戰爭,結果是幾乎遭到毀滅的一擊,並從此成為美國制約下的「附庸國」。所以,中國提出「太平洋夠大,容得了中美兩個大國」的思路,顯然是期待兩強能和平共存。
不過,自歐巴馬時打時代,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提出的「亞太再平衡」到川普四年充滿攻擊性的對話策略,完全展現美國要的仍是唯一的獨霸地位,想繼續擁有全世界無疆界的自由行意權。
美國說「不容許中國改變現狀」,憑什麼美國有這樣的權力?什麼叫做「現狀」,不就是只有美國能擁有在全球無國界的自由航行、把太平洋當作內海,一國獨大的權力嗎?但在中國實力崛起的今天,這種傲慢的權力受到挑戰了,而中國要求的僅僅是「太平洋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其實不只是要容得下中美兩大國,應該也容得下所有的太平洋國家,都不必在哪一個強權霸權的壓制下,失掉該國應有的海疆權利,這才是人類所想要的公平與正義。當中國大陸崛起改變了美國獨霸的現狀,竟還有人站在美國霸權的一邊,對中國指指點點。
美國霸權被挑戰,對亞洲來說根本就是好事。1792年,馬嘎爾尼使華,覲見乾隆皇帝時的中英禮儀衝突,並不是文化或文明之間的衝突,而是兩大帝國構建之間的衝突。當時英國使臣要求不向乾隆行三跪九叩之禮,所求不過「平等」而已。幾十年之後,鴉片戰爭戳破了天朝的虛弱;鴉片戰爭之後的近百年,換成中國向西方要求平等。美國現在便是以「天朝」自居,將太平洋視為美國的內海,強迫太平洋周邊國家成為「附庸國」,不就是同樣的情節嗎?
這也就是拜登所說的「中國是唯一有綜合的實力挑戰,為什麼大家都要遵守美國建立的標準?或者說,為什麼只有美國有權制定全球的標準?不願屈從便是在「挑戰美國所建立的國際體制和秩序」?難道不就是因為美國想當天朝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