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盛頓莽漢到美國撕裂者,川普活成了「其中一個美國」

法蘭西斯‧福山最近的兩篇文章,一篇是〈如何從科技中拯救美國的民主〉,講的是像FB、TWITTER對於美國民主的衝擊和挑戰。他認為「科技巨頭的真正危險不在於它們扭曲市場,而是他們威脅民主。」這篇文章的核心概念就是在社群媒體的後台加一個Middleware(仲介軟體),不可以有演算法,然後有一群人透過這個仲介軟體,對社群媒體上的訊息進行篩檢過濾。當然,這群人不能是FB、TWITTER的人,而是由美國的精英來掌握。福山認為這樣可以為民眾建立理性的認知。
福山前兩日又寫了一篇文章〈川普是如何加速美國政治的衰朽的〉。如果說美國政治是個互相否決的體制,川普進入白宮後讓它變得更加撕裂,互信程度更下降等一系列的問題。
這兩篇文章不僅思考當今美國民主遭遇的嚴峻考驗,更呈現出了一項大家不想承認的事實:川普其實是美國的一種象徵,或者說,川普代表了一部分美國。經歷了川普四年執政,尤其是2020年在應對新冠疫情失敗,無論川普在各種內政外交上的引發了多少爭議,還有7300多萬人堅持票投川普,使川普的得票數比2016年多了好幾百萬票。川普代表了這些美國人,他的言行回應了這部分美國人的需求,包含利益層面及情感層面的。
有趣的是,若理性的以數據分析川普的言行結果,卻是完全相反的情況。以中美貿易戰為例,川普以關稅對中國施壓,但最後是美國人民及企業去承擔加稅後的成本。美中貿易協會近期發表報告,美中貿易戰以來,美國失去了24萬個工作崗位。這個現象恰恰印證了80年代王滬寧《美國反對美國》所呈現的觀點。川普代表著其中一個美國──中下層、本土的,真正意義上的美國民眾;也就是福山說的民粹主義的美國。
雖然不符合美國精英的審美,但川普確實代表了中下層的、本土的、民粹的那個美國。
川普四年總統生涯代表了美國社會的一次嘗試,試圖打破一個不能滿足美國人民需求的精英體制,但是川普沒有完成使命,他只破不立,徹底撕裂了美國。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影片──

相關文章

How to Save Democracy From Technology

Rotten to the Core?How America’s Political Decay Accelerated During the Trump Era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