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鋒爆】中美之間的四個歧異?台灣的出路在哪裡

引言:即使拜登即將入主白宮,川普主義陰魂仍在,預料也將持續影響拜登對華政策以及美國的國際戰略調整。中美之間有四個歧異是哪些?

拜登與川普不同,他是長期從政的建制派政治人物,理論上比較會照著套路走。不怕競爭對手,怕的是不可預期的對手,對拜登、民主黨有研究的國際關係專家,對未來的中美關係大概會有以下的結論:
一是拜登團隊將重新豎起「價值」的旗幟,民主、自由、人權等。上世紀70年代,民主黨的卡特總統就是高舉著「人權價值」的旗幟。預期拜登也會延續此一傳統。
第二,美國遏止中國崛起的政策導向不會有太大變動,但是拜登會將中國大陸的地位從「敵對國」拉回至「競爭對手」的位置。競爭對手可以合作,敵對國不可合作。世界兩大超級強國的關係是既競爭又合作,對涉及全球的議題將有莫大的助益。
舉例來說,有人說新冠疫情是沒有煙硝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美國若不是因為川普偏執的惡搞,不斷擴大中美之間的矛盾並藉此獲取政治利益,則美國國內疫情不致於造成超過30萬死亡的災難。若是中美合作從疫苗的研發到生產,全球疫情也不至於如此嚴峻。
面對中美之間的矛盾,各自控管雙方的歧異,不放任矛盾日益升級,這才是大國應承擔的國際責任。以遏止為主合作為輔的美國,以及走自己的路的中國,有分歧會控管,有矛盾會處理。最起碼不會見到大規模常規的武力衝突,甚至是核子戰爭。

無論喜不喜歡中國大陸,主觀的期待必須服從於客觀的現實──中國已是和美國是勢均力敵的國家了。在此前提之下,我們也要面對中美之間的四個歧異:
中美第一個歧異:美國唯一,中國第一。
美國自詡為世界警察,不允許有他國比肩。為此與蘇聯對抗、打壓過日本、歐盟、德國。而中國的目標是成為第一而非唯一。就像拳擊必是擊倒對手才稱冠,而賽跑則是努力跑贏所有人的就是第一,未來第二名也有機會贏得第一。美國要做唯一,中國要爭第一,這個基本態勢短期內是無法改變的。
中美第二個歧異:龐大軍力的目的
中美兩國在發展的過程中,還有一點相當不同。美國已是世界第一強國,為何還要維持如此龐大的軍力?不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而是為了維護世界霸權地位。即使近年來幾次在美國本土發生的恐怖攻擊,並沒有真正威脅到國安。而大陸鄰接國家多,且有二戰後遺留的邊境問題,大陸需要軍力維持國境安全不受侵擾。相較於美國的船艦在全球範圍內的廣泛布建,大陸以邊境國防為重,這是兩大強國在軍事布局上最大的不同。霸權對於追求安全的國家造成一定的壓力,中國大陸對於美國在東海、南海事務上的介入當然會有拒阻,這也是兩國在軍事層面的重大歧異。
中美第三個歧異:推銷美式民主
美國長期以來向全球推銷美式民主,這個美式民主的背後伴隨的是全球資本流動,資本發達的美國藉由「美式民主」打開其他地區市場的大門,扶持親美政權上台,變相洗劫發展中國家,極大化攫取「美國利益」。對於不屈從的國家,或輔以武力脅迫甚至勾結該國反對勢力發動軍事政變。上世紀的中南美洲便遭其洗劫過一輪,至今都難以恢復。21世紀後,美國便四處策動「顏色革命」干涉他國內政,所到之處,無不破敗,唯有在香港踢到鐵板。
中美第四個歧異:結盟 vs 不結盟
上述美國長期的對外戰略便是中美間的第四個歧異,一個打著民主旗號到處拉幫結派,一個對外提供經濟支援但不干涉內政、不結盟。你聽過「五眼聯盟」沆瀣一氣圍堵中國,但中國沒有類似的結盟去針對其他國家。大陸主導的RECP是側重亞洲國家的經濟合作,而不是類似北約組織、印太聯盟這種軍事同盟。「一帶一路」幫助中亞及東南亞各國完成基建,拓展陸路市場,也不涉及海外軍事布局。在在都與美國以武力插旗他國軍事與內政有天壤之別。

從以上四點看起來,中美雙方有著本質上的歧異,因此中美雙方貿易戰、金融戰、輿論戰短期內很難消停。不過,正如開頭所說,只要中美雙方各自控管歧異,不放任矛盾日益升級,世界局勢變不至於往壞的方向行進。畢竟,全球目前有共同敵人,就是新冠疫情;未來的世界局勢將如何變化,仍先得過疫情這關。我們期望中美兩強擱置歧見,共同承擔大國應有的責任;也期望民進黨政府在中美新篇章開始之際,千萬不要再誤判,而讓台灣錯過了與世界並肩前行的契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