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促轉會酸中共搶烈士,要不要談談台盟、省工委

文/ 櫻桃芭蕉 2020-11-29 01:58:26

北京的「無名英雄廣場」(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於2013年建成,為紀念國共對峙的1950年代,中華民國處決的中國共產黨特工而設立。廣場上立有無名英雄紀念碑、雕塑、人員名單等等。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臉書粉專上傳了幾張梗圖,大意是譏嘲「無名英雄廣場」花崗岩牆上的台籍情報人員名單是抄襲。值得注意的是,從網友留言看來,並不認同促轉會的酸言酸語。 

促轉會不想談的台盟與謝雪紅

無名英雄廣場紀念碑上確實有明顯的錯誤,不過,促轉會不會拿出來說的是,有數十位「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的成員。台盟是謝雪紅、楊克煌、蘇新、吳克泰等人創立,堅持台灣人必須擁有自治權,要推翻蔣介石政權,回歸「祖國」。在1947年二七部隊武裝革命失敗後,謝雪紅、楊克煌失蹤。1948年臺盟宣布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成員陸續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9年7月10日,台盟經由香港輾轉得到《臺灣恥政三週年告同胞書》,台盟成員廖學銳、鄭慶龍在台灣印刷發送,7月14日即遭舉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逮捕廖學銳、鄭慶龍,台灣保安司令部下令嚴辦,又再牽扯出30餘人,廖學銳與其他11名涉案者最後均遭槍決。
好長一段時間綠營人士說她和二七部隊「台獨武裝起義」,並認為她應是被國民黨秘密迫害致死了。尷尬的是,兩岸恢復往來後才發現,謝雪紅早就跑到大陸了,在文革期間曾被打成右派,1970年病逝在上海,中共於1986年為謝雪紅平反,遷葬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並辦理追悼會。追悼文上這樣說:「儘管她一生中有過『曲折和錯誤』,但她為反對外來侵略,實現祖國統一而鬥爭的精神,以及為此而作出的努力,是不可磨滅的。今天為謝雪紅同志舉行骨灰移放儀式,正是表達我們對她的紀念,也是表達我們對過去和現在一切為祖國統一事業作出貢獻的台灣同胞的崇敬。」

省工委案的300名台共黨人曾嚇壞國民黨

促轉會的梗圖中質疑,那些台灣人都在台灣活動,怎麼可能是中國派來的間諜?那就了解一下1946~1952年間,蔡孝乾等人成立的「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簡稱省工委)」。張志忠是嘉義人,化名為張耿、楊春霖。曾赴廈門求學,1930年左右加入中國共產黨。後與蔡孝乾、陳澤民到延安,1945年被派回台灣。陳澤民、李媽兜、傅慶華、張萬枝等人均為省工委的成員。「省工委案」牽連100多人,相關案件還有「鐵路部分組織案」、「松山第六機廠支部案」。(請詳藍博洲著作《台共黨人的悲歌》)。
省工委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已發展到有將近300名黨員,分散在台灣主要城市,並成立了「學生工作委員會」、「郵電職工工委會」、「臺灣省山地委」三個全台性組織,介入三二九青年晚會與四六事件。1947年,國民黨保密局先後逮捕了陳澤民和蔡孝乾,蔡孝乾供出所有同志,並牽扯出更高層級的「吳石案」。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張志忠在嘉義參與組織台灣自治聯軍武裝行動,被國民黨軍隊追擊轉入地下。1950年張與其妻一同被捕,時任政治作戰部主任的蔣經國曾多次勸降無效,於1954年遭槍決。

促轉會貼文中提到的丁窈窕,是覺青最喜愛的案件之一。丁窈窕是台南人,與施水環同任職於台南郵局。1954年發生「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又稱吳麗水案)」,丁窈窕與施水環及其他郵局同事一齊被捕。此案後被證實是施水環的瘋狂追求者捏造案件,情治單位承辦人員貪圖獎金羅織冤假案,刑求吳麗水牽扯其他無辜受難者。此案總計逮捕51人,14人被判刑。丁窈窕在獄中生子,遭國民黨政府處決時,從她身上扒下哭喊的三歲幼女。
共產黨無法查證丁窈窕、施水環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嗎?對,他們無法查證,因為諜報線多是單向聯繫,聯繫斷了或新增人員未必能及時回報。兩岸對峙年代,國共兩方也各自蒐集對方媒體批露的間諜案記檔,北京在1950年後對台灣本地續發展的組織及人員資料佚失頗多,也是依此為准追封烈士。丁窈窕案後來被證實為冤假案,於台灣再次見報是2014年6月開始,當時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已落成(2013年)。

轉型正義中被綠營刻意抹除的雙戰背景

無論那些白色恐怖受難者在臨刑前唱的是〈安息歌〉、〈國際歌〉還是〈黃昏的故鄉〉,他們都是國共內戰與冷戰結構下的受害者。為他們平反,理所應當。我非常不贊同「當時槍斃共產黨員是正當行為」這種論調,國共內戰從本質上來說就是意識形態之爭。如果我們認為封建時代政權更替殺個片甲不留是落後的,一個政府為意識形態殺人怎麼看都是國家暴力加諸於人民,如何能容許這種「正當行為」?
批判國民黨過去的殘暴,不能撇開國共內戰與冷戰的歷史背景。被中共打敗退守台灣的國府,恐共情緒達到最高點,退一步即無死所,因此施行嚴苛的社會監控及反共教育。為求政權延續,成為西方圍堵共產世界的第一島鏈其中一員,也被納入全球加工出口資本主義經濟的一環,給了國民黨政府喘息之機,同時加速戰後台灣走向現代化。歷經一代人的自我剝削/被剝消,台灣社會積累出第一桶金,終在80年締造了輝煌的經濟成就,也刺激了中國大陸邁向改革開放。

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

白色恐怖應該受譴責,可以寬恕、不能遺忘。說到這裡一定會有人來戰文革超恐怖啦怎麼不罵之類的。我們現在就身處「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的境況中好嗎?
不過,踩在道德制高點的促轉會,原本可以成為政府機構中最受人尊敬的單位,但現在google「促轉會」最先跳出來的卻是「促轉會 東廠」字樣。原本職能中還包括還原史實與記憶,深化社會對話的功能,但促轉會除了推動移除威權象徵、封存國民黨的檔案之外,更多作為是在追殺特定政黨、拿史料為獨派史觀補土。還能期望它什麼?有促轉會參與建構的台灣史可信嗎?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