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熱門話題

史上最大IPO螞蟻上市遭擋下?只是修理馬雲嗎?三張圖讓你看懂真正原因

文/ 櫻桃芭蕉 2020-11-12 04:20:52

當全球都在關注美國總統大選的同時,上海證券交易所在11月2日晚上發布重磅訊息──阿里巴巴集團前任主席馬雲實際控制的螞蟻集團在科創板「暫緩上市」!隨後螞蟻集團也發表聲明,同步暫緩本月5日其在香港H股的上市。消息一出震撼海內外互聯網及金融圈,各種流言也紛紛傾巢而出。

螞蟻集團起步於網上購物網站淘寶網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2014年後自八里巴巴集團分拆而出。螞蟻集團子公司有支付寶、芝麻信用(線上信用積點)、螞蟻小貸(線上小額信貸)、花唄(線上分期付款)、借唄(線上小額信貸)、餘額寶(支付寶餘額定時定額申購基金)等。

在互聯網業界具「喊水會結凍」地位的馬雲,在10月24日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當著中國中央金融監管機構高層的面,批評中資銀行還是「當鋪思維」,並意有所指地拆解「監管」二字的意義。外傳馬雲的發言觸怒了大陸中央金融監管機構高層。大陸媒體也有多篇文章在駁馬雲當天的發言內容。

隨後,大家看到了以下幾件事──
11月1日,央行旗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闡述了大型互聯網公司進入金融行業的潛在風險與監管。文章表示,要警惕大型互聯網公司開展金融業務帶來的市場壟斷、監管套利、數據安全及保護、信息科技監管有效性以及更易處罰系統性風險等一系列問題。
11月2日上午,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公告。
11月2日下午,中國證監會、中國人行、中國銀保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公務部門聯合「約談」馬雲及螞蟻金服高層主管。
11月2日晚上,螞蟻金服原定11月3日上市,臨時被上海證交所喊「卡」。

關於螞蟻集團被暫停掛牌上市,各種陰謀論的內容大致為:北京擔心馬雲金融帝國富可敵國早就想約束他的商業帝國、馬雲誤判中央對他的支持、監管機構修理馬雲、中國限制網路金融發展、馬雲太有錢被盯上等流言四起。真的是這樣嗎?

本文暫時將《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簡稱為「新規意見稿」,在各種報導中,我們得知三件事:A馬雲公開批評金融監管機構;B銀保監會發佈網絡小貸新規意見稿;C上交所暫緩螞蟻上市。這三件事被公眾看到的時間順序是 A>B>C。所以,大家很容易以為是 A(馬雲的言論)導致了 B(新規意見稿)和 C(暫緩上市)。

但螞蟻金服上市審查了三個月,必有產官學界會審;「新規意見稿」也不是一夜之間出現,依大陸的習慣,一項政策出台至少有三個月的醞釀期。所以,情況很有可能是 B(新規意見稿)導致了A(馬雲的言論),和 C(暫緩上市)。因此,馬雲的言論應該不是這一切的源頭,「新規意見稿」才是。

為什麼「新規意見稿」能暫緩全球最大的 IPO 上市?主要是新規裡有三點非常關鍵:

如上圖,按新規定,螞蟻的獲利大減。那麼能不能以擴大本金的方式,增加收益總額嗎?這時,新規定中的第二點就發揮威力了。

出資比率設了最低限,資金槓桿設了最高限。兩條線一劃,螞蟻的收益立刻就沒有想像空間了。那麼能不能用「資產抵押證券化」的方式,突破這兩條線呢?

大陸的金融監管單位,這麼急著打壓馬雲嗎?不支持金融創新嗎?看到「資產抵押擔保證券」這幾個字,有沒有想起2008年的「次貸風暴」?美國在2007年底發生「貝爾斯登」倒閉事件之後,大家開始認識「次級貸款」這個詞,把不良債權包裝成高槓桿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最終導致滾雪球般的金融災難。2008年夏季,兩家專營房屋貸款的美國銀行倒閉後,牽扯出更多銀行要求聯邦政府紓困;到了秋季,美國第4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兄告破產,1930年後最大的金融危機終於席捲全球。

2008年5月20日台股指數從9309經半年時間跌到3844,儘管金管會還祭出禁空令、漲跌幅減半的措施以延緩股市暴跌,但是民間的資產管理公司(含投顧、投信)及眾多的散戶已經哀鴻遍野。下次再看到指數上9300,已經是2014年了,許多散戶早已「斷頭」離開股市。當時全球股市指數幾近腰斬,台灣的房地產法拍屋大增,民間商號周轉不及迅速倒閉,一點緩衝時間都沒有。

螞蟻集團旗下光是花唄、借唄兩間公司資本額30億人民幣,放貸金額卻高達3000億人民幣,槓桿100背。螞蟻集團此次上市,背後有著全球頂尖投行及基金的支持。外資看中的就是螞蟻集團擁有超過9億人的個人用戶,機構用戶超過8000萬家公司行號,數位支付交易規模達人民幣118兆元(約新台幣507兆元)。507兆新台幣是個什麼概念?台灣去年GDP為新台幣23.5兆,中國大陸去年GDP99万?元人民幣(約為425.7兆新台幣)。光是今年上半年,螞蟻對外放貸的總額就達到近 1.7 兆人民幣,相當於全中國金融機構短期消費信貸的四分之一。若上市,將創下A+H股史上最大IPO的新紀錄(2300億人民幣)。

馬雲之前堅稱「螞蟻集團不是金融機構」,民眾聽不懂他的邏輯,官方對此說法不買帳。這樣的「金融巨獸」史無前例,在峰會發言的大陸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意有所指的發言:「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歪路、金融泡沫自我循環歧路、龐氏騙局的邪路」。螞蟻集團上市後將引進鉅額外資,槓桿操作倍數也已達60倍以上,最起碼已引起官方對螞蟻是否走上「投機賭博歪路」的質疑。

金融創新與史上最大IPO,對於現階段的中國大陸來說只是盛世榮景之錦上添花而已。官方要求的是螞蟻集團必須達到「新規意見稿」規定的至少30%的資本準備率,這也叫打壓嗎?先完備法令層面監管,不給企業「空手套白狼」的機會。市場自由創新與社會金融穩定孰輕孰重,現有法令是否足以規避高槓桿投資的風險,保障投資大眾的權益,這都是有擔當的政府在思考政策鬆緊時重要的考量因素。

《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公告

即將發起史上最大IPO,一文看懂螞蟻集團(支付寶)公布的500頁招股說明書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