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日本鋼琴家在紐約被當成中國人遭襲擊,80年代陳果仁事件翻版

文/ 櫻桃芭蕉 2020-10-10 00:27:42

引言:40年前被當成日本人而遭到暴力致死的陳果仁,與40年後在仇中歧視下倖存的海野雅威,他們面對的都是:不容許其他國家超越美國,否則就得為此付出代價。美國社會40年前的仇日與40年後的仇中,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就是中國人常說的美帝霸權無誤!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爵士鋼琴家海野雅威(Tadataka Unno,40歲)前不久在美國紐約的一處地鐵站內遭人毒打,身受重傷。海野說,他在紐約曼哈頓的一處地鐵站內遭到8名年輕男女的糾纏和毆打,導致他的右肩和手臂骨折。海野表示他當時聽到有襲擊者用種族主義的詞彙辱罵他,並將他當成了「中國人」。海野遇襲的消息傳出後,他的樂迷和其他支援他的音樂人已經在境外籌款網站GoFundMe發起募捐。共同社稱籌款活動目前已經籌集到近9萬美元。

我想到今年四月在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看到一篇選擇性失明失憶的報導,名為《中國“小粉紅”對美國新冠疫情幸災樂禍,將美國華人推進險境》,該文將美籍華人受到的種族歧視,歸咎於「中國小粉紅」對美國新冠疫情幸災樂禍。報導中說道:

引發事件的原因很多,如美國的華人在疫情一開始便買光了藥店的口罩,令美國人反感。但諸多原因中,中國的「小粉紅」們對美國在新冠病毒侵襲下,數十萬人感染、數萬人死亡的慘烈疫情,興奮異常、幸災樂禍,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該文作者的反共情緒也已溢出文字之外,說實在的,這種東西發在個人部落格給人笑笑也就算了,法廣拿來當專欄文章,作為右派文宣都嫌低俗了。上述說法完全無視於西方白人、尤其在美國本土種族歧視的與歐美排外的黑歷史。

美國自建國以來,靠著屠殺北美印地安原住民、奴役非裔美國人積累了美國的第一桶金。19世紀末,來自亞洲尤其是中國的鐵路奴工為美國積累了第二桶金。二戰期間靠著發戰爭財,美國一躍為掌握世界秩序的第一強國,18世紀那些靠海外殖民掠奪的歐洲強國們(多為歐洲國家),礙於各地的民族自決浪潮被迫放棄殖民地,自此臣服於美、英兩國主導的世界新秩序。

海野雅威雖然暫時無法繼續他的音樂事業,但他仍算幸運,他還活著。還記得40年前陳果仁的悲慘遭遇嗎?1980年代,美國被「日本第一」壓得喘不過氣。在汽車工業大城底特律,一名美籍華裔製圖員陳果仁,被克萊斯勒工廠主管雷諾·艾本斯和他的繼子、失業工人麥可·尼茲(Michael Nitz)等兩名白人在酒吧毆打成重傷。當時,即將結婚的陳果仁正和朋友們在那裡舉辦婚前單身派對。陳果仁被送醫後,急救四天仍不治身亡。

艾本斯和尼茲聲稱他們襲擊陳果仁是因為他的日本血統,而據在場人證實,艾本斯和尼茲在毆打的過程中使用了種族歧視詞語。艾本斯和尼茲將他們的作案動機歸咎於日本汽車工業的成功。當時的底特律是全美對亞裔最為仇恨的種族主義火藥桶,特別是日本汽車工業在美國國內對本土汽車行業造成衝擊並導致底特律三巨頭加劇衰落,因此失業的汽車工人將他們對亞裔的怨恨歸因於日本的競爭。

艾本斯和麥可·尼茲被以二級謀殺罪起訴,但在1983年其訴狀被降格為誤殺罪並達成認罪協議。他們被各判罰3000美金及三年緩刑,沒有監禁。而陳果仁遇害38週年,華裔團體仍在為陳家艱苦維權。

當時在悲劇之外還是有些好的影響,陳果仁事件改變了人們對於仇恨犯罪的看法,引燃美國全面的泛亞裔運動。來自不同國家的亞裔移民,首次聯合起來推動亞裔權益,在爭取美國亞裔獨特的身份認同和公正待遇的過程中有著不凡的意義。美國各州也競相展現「進步」的價值觀,數十項關於遏阻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法案出台。不過,這些進步價值在「佛洛伊德之死」面前完全破功。 

今年以來,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各國經濟均受到不等的重創。美國在總統川普「英明」的領導下,成為疫情重災區。當其他國家紛紛採取嚴格管制措施,逐漸復甦的同時,美國染裔人數及死亡人數至今仍平穩上升,已超過740萬人感染及21萬人死亡。

雷根時代面對日本崛起採取了「割羊毛」,以匯率快速升值重創日本經濟,日本在政治與經濟上受制於美國無法反抗,黯然走向「失落的二十年」,後面無論有安倍幾支箭都救不回來。歐巴馬時代面對中國崛起,在政治軍事上採取「亞太再平衡」戰略圍堵中國。川普時代除了延續之外,從中美貿易戰走向新冷戰,力阻中國超越美國。

美國最權威的中國通,前國務卿季辛吉晚年出版的《論中國》一書中,他用中國文化來解釋共產黨在中國的崛起,強調中國歷史如何影響了北京的外交和對西方的態度,要懂得中共領導人,就必須懂中國歷史。儘管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多次聲明「中國無意稱霸全球、無意對外擴張」,但是在蓬佩奧的「新鐵幕演講」中,他貶抑季辛吉的「接觸政策對中國的利好遠多於美國」威脅到「美國利益」,因此,「應由自由世界來設定標準」。

這不是霸權,那什麼才是?陳果仁與海野雅威的遭遇不只是種族歧視而已,他們是美國霸權心態下的受害者。而後,可能還會有更多這樣的不幸事件,美國離「幸福與繁榮」的距離依舊很遠,而且會愈來愈遠。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