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真人真事!!!拒絕FBI 強迫當美國間諜,而坐牢三年的伊朗科學家(二)

文/ 櫻桃芭蕉 2020-10-02 18:26:12

拿文件讓阿斯加里簽字的聯邦探員叫提莫西·柏格斯,是FBI克利夫蘭市辦事處的反間諜官員,他的工作重點就是為美國招募伊朗間諜。經常訪問或居住在美國的伊朗人,不少人會收到FBI的見信件。大多伊朗人一旦被盯上之後,面臨的是FBI對他們不斷的騷擾、隱蔽的威脅甚至持續數年的法律糾紛。FBI逼迫他們選好的伊朗人去當間諜,早已形成了一個連貫的體系!

FBI盯上目標人選之後,就開始蒐集可以要脅及迫使他們成為線人的黑材料。然後威脅要起訴以此來達到讓對方服從FBI要求的目的。2012年,柏格斯從線人處得知阿斯加里及他的研究,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釣」這條「魚」。柏格斯認為,阿斯加里必定認識很多在伊朗從事軍事或核工程的科學家,可以為美國政府提供大量可用情報,不論他是否願意。

柏格斯很快就找到了構陷阿斯加里的機會,首先,阿斯加里是持旅遊簽證來美國,這種簽證不允許在美國工作。為了進一步「坐實」阿斯加里的「犯罪」證據,FBI以阿斯加里很可能違反了美國的制裁另為由,在2013年2月拿到法院授權的竊聽搜查令,並申請流覽2011年後阿斯加里GMAIL信箱裡的電子郵件。2015年,竊聽期滿後,FBI馬上又得到了新的竊聽核准令。也就說,從2012年被盯上開始,阿斯加里的電郵一直處於被FBI監控的狀態!

《紐約客》的報導中提到,FBI從申請監看阿斯加里電郵時提交的證據,到起訴書中的「犯罪事實」,根本就是牽強附會和蓄意構陷──

當時FBI提出的一項「證據」是,阿斯加里在美國凱斯西儲大學實驗室工作時,給世偉洛克分析過材料樣本,而這個世偉洛克是一個美國海軍資助過的企業。而阿斯加里以前工作的沙裡夫理工大學,則「與伊朗海軍有關聯」,因為「該校的一個學生曾經發表過涉及水下裝備的文章」。儘管阿斯加里本人與這名學生和阿斯加里沒有關係,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對軍事研究有興趣,但就是這樣牽強的理由,FBI的竊聽搜查令還是被批准了。

另外,FBI對於阿斯加里「盜竊商業秘密」的指控也根本站不住腳,因為被指控「盜取」的「低溫滲碳」技術,早就在學術期刊上公開發表過,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商業秘密。FBI在起訴書中宣稱,當時阿斯加里在實驗室裡給世偉洛克公司做分析時,與該公司一位有著多項「低溫滲碳」專利的人有郵件交流,而這些郵件涉及了一些材料科學的資料分析和研究方法。

除此之外的證據是,FBI發現有個伊朗學生曾給他發過一份郵件,內容是該學生向伊朗的石油化學產業提出的一個科研申請,其中吹捧阿斯加里在美國掌握了某些先進知識和技術。
於是,FBI就通過歪曲郵件的內容,拼貼出出「阿斯加里將美國的商業機密盜取給伊朗」的犯罪事實。事情發生後,凱斯西儲大學材料科學實驗室的亞瑟·霍伊爾非常震驚,他表示,這些專利都是公開的,根本不涉及商業秘密。可頂著這些莫須有的罪名,阿斯加里還是被FBI送進了萊克縣監獄。

阿斯加里的家人積極對外尋求協助,接手阿斯加里案件的律師,是一名公設辯護律師,名叫愛德華·布賴恩。愛德華向阿斯加里提議,至少承認一項指控,並坦白交代犯罪過程以換取更寬鬆的釋放條件。但是,阿斯加里態度很堅決:他拒絕接受任何一項針對他的指控,也不願意虛假認罪、換取緩刑,他要美國政府還他清白!

談判陷入了僵局,美國政府在拘禁阿斯加里72天之後,終於讓阿斯加里保釋,但是前提條件是他要接受進一步的詢問。你以為阿斯加里就獲得自由了嗎?不,遊戲才剛剛開始。

獲得保釋之後,阿斯加里又遭到了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的逮捕,無縫銜接。這次逮捕他的理由是:他的簽證沒有在甘迺迪機場蓋章。根據《紐約客》分析說,極有可能阿斯加里一開始拿到的就不是真正的簽證。他拿到的簽證,可能是FBI向外國公民臨時簽發的「假簽證」,只允許外國人入境,一旦「某些條件」滿足,FBI就會把人移交給ICE處理,以偽造簽證為由進行逮捕。

在ICE被監禁了八天后,一名官員告訴他,如果他同意在結案後配合ICE立即遣返回伊朗,那麼他將會被釋放。阿斯加里同意了,隨後獲得了短暫的自由。但是FBI又來遊說他成為線人,但阿斯加里非常堅決,不肯做危害自己國家的事情。於是,美國政府再次起訴他。

這一次,擔任阿斯加里首席律師的是他前個律師愛德華·布萊恩的老闆,史蒂芬·紐曼(Stephen Newman)。在經歷了長達一年多的官司之後,紐曼證明瞭FBI對阿斯加利的指控全都站不住腳。按理說,FBI敗訴,接下來阿斯加里就可以順利返回伊朗了。阿斯加里還一度感慨:雖然他遭受了FBI不公正的對待,但好歹美國的司法獨立、媒體獨立,所以律師可以為他辯護,法官可以獨立判案,媒體還可以撰寫他的遭遇。

諷刺的是,就在阿斯加里贏得庭審的當天,當著控辯雙方團隊的面,他又被美國ICE的人抓走關了起來,從此又開始了一年多的監禁生涯!事情的轉折令所有人震驚:一個被法庭駁回所有起訴的人,一個當庭宣判無罪的人,為什麼沒有被釋放,反而再次被扔到了監獄裡?但這樣的事情就發生在所謂司法獨立,司法公正的美國!

監獄外面,阿斯加里的律師紐曼一直努力地在為他的案子奔走。但這個案子被聯邦調查局、移民和海關執法局以及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幾個單位之間互相推諉,長期無人受理。直到今年1月,阿斯加里被告知,有驅逐令的囚犯可以申請拘留審查,並有機會獲得釋放。他在2月13日提交申請文件,卻在2月19日,收到了ICE的回信——他的請求已被拒絕。被拒絕的原因更是令人困惑:ICE在信中表示,他們正在等待伊朗給阿斯加里簽發新的旅行證件,但阿斯加里的護照有效期是到2022年的,為何需要重新簽發?

禍不單行,這個時候,新冠肺炎已經開始在美國瘋狂蔓延了。而監獄對此根本不管。阿斯加里是肺炎易感體質,同時還患有慢性肝病和高血壓。據阿斯加里說,美國ICE根本不重視囚犯的隔離。他們明知道囚犯中有人被檢測出新冠肺炎陽性,但是還是把幾名與患者住在同一個隔離艙裡的哥倫比亞人驅逐出境了,還有幾個來自薩爾瓦多的囚犯也在隔離結束前被遣返。4月25日,阿斯加里也被?測出新冠肺炎陽性。為了避免其他囚犯被感染,他被單獨拘禁在一間沒有洗浴設施環境極差的牢房,陪伴他的只有一隻黑色的大蜘蛛。

今年5月,阿斯加里的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去年底,美國和伊朗就曾交換一對囚犯,此後有消息稱,另一項互換計畫正在被討論,阿斯加里的名字出現在了互換計畫的名單之中。6月初,阿斯加里終於幸運的被美國政府驅逐出境,回到了伊朗國內。

雖然獲得自由,這卻不是阿斯加里想要的結果,他更希望在美國通過法庭和法律證明自己的清白,然後堂堂正正地回來!於是,他向媒體披露了自己的遭遇,希望能討回一個公道。

美國長期透過好萊塢向全球做政治宣傳,一方面向全球輸送標榜公平正義人權的美式價值;另一方面,則極盡所能的扁平化/醜化敵人的面貌。電影中出現的中東情境或人物,只能是受壓迫等待美軍救援的平民百姓,再不然就是邪惡的恐怖份子。伊朗科學家西魯斯·阿斯加里,因拒絕做美國間諜而遭到羅織入罪的悲慘遭遇,徹底撕破美式民主與人權的虛偽!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0/09/21/the-man-who-refused-to-spy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