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真人真事!!!FBI 脅迫他當美國間諜,伊朗科學家拒絕後坐黑牢三年(一)

文/ 櫻桃芭蕉 2020-09-29 17:42:53

引言:日前美國《紐約客》超長報導,詳細講述了一位伊朗科學家被美國坑害的悲慘故事,跌宕起伏的人生境遇與信仰理想的崩潰,完勝大多數陰謀論小說。美國政府對伊朗科學家西魯斯·阿斯加里(Sirous Asgari)設局,想誘導他成為美國的間諜,在遭到拒絕後,FBI聯合其他部門輪番上陣對其進行迫害,在監獄裡關了近三年。後來,這位伊朗科學家又染上了新冠,經歷了九死一生之後,才終於得見天日。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苦難結束了。

阿斯加里是伊朗頂尖理工科院校謝里夫理工大學的教授,主要從事物理和材料科學研究。現年56歲的他,此前一直對美國頗有好感。上世紀90年代,阿斯加里在美國費城的德雷塞爾大學留學讀書,他喜歡美國的科學氛圍,也非常欣賞美國的法治和民主制度。阿斯加里的小女兒薩拉在美國出生,是美國公民,也已經在美國結婚。他的兩個兒子穆罕默德和紮赫拉都在美國讀的大學,現在也留在了美國大學工作。

在阿斯加里的生活裡,美國夢是一個真切的事實,他的家庭、事業都非常圓滿。但誰也沒想到,來自美國大使館的一通電話,成了阿斯加里夢碎的開始......

2017年春天,阿斯加里接到了來自美國大使館的一通電話通知,兩年前他和妻子申請到美國探親的簽證批准下來了。這個簽證批准的時機詭異,美國總統川普在那段時間剛剛發佈了禁止持探親簽的伊朗人進入美國的行政命令。他以為或許是因為他申請簽證的時間比較早,或者是有好心的工作人員想給他一次和兒女團聚的機會。於是,夫妻兩人在2017年6月21日飛往紐約去探望子女。剛到甘迺迪機場,阿斯加里就被就被專門守候他的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告知:他被逮捕了!

FBI丟給阿斯加里長達12頁的起訴書,他相當傻眼。他從來沒有陷入過任何法律糾紛。然而,這12頁起訴書,卻指控阿斯加里在四年前訪問美國的時候,犯下了盜竊商業機密,簽證欺詐等十一項欺詐罪!起訴書中宣稱,阿斯加里四年前在美期間,竊取美國的智慧財產權,為伊朗政府獲取情報,如果指控成立,阿斯加里很可能會面臨多年監禁。阿斯加里想起來,2012年,他的確是到美國凱斯西儲大學材料實驗室工作過,但從來沒有敢盜竊什麼機密,更罔論欺詐。

看完指控的阿斯加里極度憤怒,他說FBI的指控完全就是胡說八道。他說自己四年前在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研究過的工藝是材料基礎科學,跟FBI口中的商業機密完全就沾不上邊。如果美國政府想要起訴他,一定會敗訴。但當時審訊他的其中一名探員輕蔑一笑回復道:「我們在法院從來沒輸過。」當時阿斯加里對美國的正義與公理充滿信心,他心想:「那麼這場你一定會輸!」

阿斯加里之前一直相信「科學無國界」,之所以和美國凱斯西儲大學材料實驗室扯上關係,是因為他自己的研究領域原子研究。觀測原子需要專門的透射式電子顯微鏡,原本伊朗的謝裡夫理工大學有一台1994年購於美國的透射式電子顯微鏡。這台透射式電子顯微鏡由於過於貴重且稀有,如果出現故障後,當地難以找到專業人員維修。

不巧的是,2011年,這台投射式電子顯微鏡出了故障,而伊朗當時因為核武問題,遭到美國為首的國際制裁,導致許多民生物資無法進口,更不要說是精密儀器設備或零件,阿斯加里的研究被迫擱置。此時,阿斯加里去了美國凱斯西儲大學,去拜訪了自己的一個老友皮魯茲,該校實驗室的硬體條件讓他極為羡慕。

2012年,阿斯加里再次前往美國,向美國凱斯西儲大學表明希望可以進入該校的材料科學實驗室,繼續他的最新研究。11月,凱斯西儲大學材料科學實驗室正好在招聘人手,負責招聘的是亞瑟·霍伊爾,他非常爽快地為阿斯加里提供了在實驗室工作的機會,但有一點要求是,阿斯加里需要把他的旅行簽證轉換成H1B工作簽。而在沒有轉簽成功的這段時間,阿斯加里只能以志願者的身份在凱斯西儲大學工作。霍伊爾承諾他,只要他拿到工作簽證,就會拿到他應有的報酬。

由於伊朗匯率當時一直下滑,阿斯加里想要賺些外快,供孩子在美國繼續讀書。在實驗室裡工作幾周以後,阿斯加里分到了一項工作——分析該大學的一家合作公司世偉洛克公司的不銹鋼樣品的原子結構。世偉洛克是一間閥門和管件製造商,持續贊助凱斯西儲大學的實驗室,學校則為該公司分析商品最為回報。沒想到,這份普通的分析工作,卻在日後成為阿斯加里的罪狀之一。

2013年3月,阿斯加里突然被校方告知,他的工作簽證拿不到了,使他懊惱不已。就在他因此事陷入困境之時,卻意外地在4月份收到了FBI一名叫馬修·奧爾森的探員的名片,對方讓阿斯加里聯繫他。

阿斯加里本來想跟朋友打電話商量一下意見,但他要打的電話全部占線。他驚恐的反應過來:聯邦調查局可能已經控制了他的電話!他只能按照FBI的要求給奧爾森回電。對方提議幾分鐘後在街對面的咖啡館見面。雙方碰面之後,奧爾森先是和他話家常,對阿斯加里噓寒問暖,隨後就聊到了阿斯加里的工作簽證問題,以及無法拿到在美國實驗室工作時的報酬的事。奧爾森告訴他,他可以給阿斯加里提供5000美金的報酬,只要他同意回伊朗給FBI作「線人」。隨即,在咖啡廳裡一直隱藏著的另一個FBI探員,遞過來一份文件,希望阿斯加里能在上面簽字同意。阿斯加里看著拿著文件要他簽字的聯邦探員,終於意識到,自己似乎被FBI「設套」了!

阿斯加里只想當一個科學家,對間諜毫無興趣,他義正言辭地表明,他不會簽署任何東西,更不會從聯邦調查局拿一分錢。他甚至懷疑,之所以遲遲拿不到美國工作簽證,可能就是FBI在從中作梗!

拒絕FBI之後,阿斯加里以為這件事就算圓滿解決了,隨即結束了凱斯西儲大學的工作,飛回了伊朗的家。但是阿斯加里還是太天真了,FBI給他設下的局,遠比他想像得更複雜……。

原文連結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0/09/21/the-man-who-refused-to-spy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