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熱門話題

本田善彥:「日台友好」背後,浪漫想像或殘酷現實?抱團取暖的和睦能走多遠?

文/ 櫻桃芭蕉 2020-09-24 04:09:40

引言:日本媒體人本田善彥近期發表在多維新聞網的〈日台友好的浪漫想像與殘酷現實〉一文中,深度剖析自戰後以來,日本言論界對台認知建構和變遷的脈絡,揭開台日友好表象之下的真實內核。(原文超過一萬字,連結在文末)
三年前以〈台灣「這個國家」終自我解體?〉引起熱議的本田善彥,在台灣剛解嚴的80年代末來台,迄今30年了。相較於受年輕人喜愛的另一位日本媒體人野島剛,本田善彥很少吹捧台灣,他發表過的中日台關係的相關文章,呈現出清晰的歷史脈絡,以及理性深刻的思考與觀察。

本田善彥觀察過去二十多年來,關心臺灣事物的多數日本言論界人士,他們的基本立場有明顯的調整。現在日本政壇對「綠營/民進黨」所代表的價值有極高的好感,相對其他的價值和現象卻幾乎無感。他從三個層面來分析日方視野中,如何產生對台盲點的結構性問題,以下為全文摘要。

戰後日本社會對臺灣無感,國府曾經是負面辭彙

第一個層面,戰後日本社會對殖民地臺灣的記憶仍在,但整體來說,日本一般百姓對臺灣本身的興趣不高,不過日本右派長期對臺灣有著「反共堡壘」的期待。戰後初期,日本對臺灣的關心和興趣大概能歸納為兩大塊:一個是經貿上的關心,另一個則是政治外交上的關切。

1952年簽訂《中日和平條約》之後,國府(本田按:當時日本媒體多以「國府」代稱中華民國)和日本政府之間,迅速地建構以反共為基調的類同盟關係。當時日本民間左翼當道,彌漫著一面倒地支持中共的氛圍。早期在日人心目中的臺灣形象並不是正面的,特別在學術界裡幾乎是某種忌諱。當時親近國府得是日本右派,不僅有一般政經界或言論思想界的保守人士,以及復古派、國家主義者,部分還有黑社會背景的極右集團。

日本對「既非國府,又非中共」的「黨外人士」從不理解到勾結的過程

第二個層面,戰前到戰後,一般日人對古代中國有著敬仰和嚮往,以及對近代中國的輕蔑、敵意和恐懼感。戰後日本對臺灣的關心,其重點長期放在「反共堡壘/國府」的議題,而不是放在臺灣本身。

當時的日本左派和韓國反樸正熙陣營走得很近。反樸勢力多半站在反美日帝國主義的立場。「黨外人士」包括關心社會議題的偏左分子、喪失既得利益的本土資產階級及其後裔,等於左右參雜的狀態。臺灣反蔣勢力的多元性和複雜性,對於相對教條的傳統日本左派來講,既陌生又難以理解。同時在日本境內的台獨份子,開始與日本部分右派勾結。

同情獨派的日本學者或媒體人,論述臺灣時往往不正視中華民國實際存在的事實,這種彆扭的心態,獨派還在野的時候尚且不會構成障礙,但當獨派執政後,便成為了他們面對臺灣現實時很大的絆腳石。

日本泡沫經濟+中國大陸崛起,台日失敗者抱團取暖

第三個層面, 20世紀末,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發現國際現實與日本為中心的「雁行理論」背道而馳,部分日人為了安慰自己沉溺在“親日臺灣”的假像中,反而很難接受臺灣實際的多元和複雜。1990年代中期後,當時總統李登輝開始拉攏日本輿論,積極地向日本輿論傳達他的主張。整個日本社會彌漫著嚴重的停滯感和失落感,卻在此時開始面對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

由於日本對處理戰爭問題一向被動,造成得不到亞洲各國諒解的局面。特別是跟韓國以及中國大陸之間尷尬的關係,而且戰敗後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日本國內關於二戰的慘痛記憶和贖罪感也已逐漸淡化。

直接讚賞殖民統治的鄰邦領導人──李登輝出現,促使日方內部發生了質變,堅定支持國府的傳統反共右派,以及支持台獨、反對國府的一群人漸漸地融合,出現「聲援李登輝=支持民主臺灣」如此極為簡單的論述架構。臺灣也從反共滑向反中。

源自於挫折情緒的和睦親善戲碼會如何演變

本田善彥總結,部分累積挫折感的台人,以及部分習慣了失落感的日人,產生了耽溺於彼此取暖、抒情和睦,卻又各懷鬼胎、互相利用的關係。他以小林善紀在漫畫《臺灣論》為例,反映出臺方人士表演給日本看的片面形象,同時也是過去日方心中所一廂情願的臺灣形象。此後,日方要討論臺灣議題時,往往就套用「誰親日,誰反日」的二分法來妄下定論,其內心藏著對服從者的輕蔑,以及對大陸的歧視和恐懼參雜在一起的複雜情感。部分日方人士近乎戀童般的墮落心態和眼光來看臺灣,此時臺灣只不過是其過程所利用的工具或玩偶罷了。

此次疫情衝擊全球秩序,將來包括日美中在內的大環境頗有可能面臨巨變,日台雙方都將分別面對嚴峻現實,屆時源自於挫折情緒的和睦親善戲碼會如何演變?是非常值得關注的課題。

原文連結 【日本媒體人:“日台友好”的浪漫想像與殘酷現實】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