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一堂課了解「中美競爭的腳本」,滿滿都是乾貨!!!

文/ 櫻桃芭蕉 2020-09-20 16:26:11

引言:復旦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逸,這次的視頻主題是「中美競爭的腳本」。走向新時期的中美關係該怎麼看?中國大陸跟美國的競爭,是市場經濟跟計劃經濟的競爭。中美關係是像鄭永年(國際關係專家)所說的「自由落體式的下降」?還是中國人民已經習慣了和平,稍有風吹草動便覺得情況變糟?而中美關係的認知框架中又有許多認知錯誤,碎片化的訊息被裁剪、組合的依據是什麼?如何建立正確的認知框架?

復旦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逸剖析道,對於中美關係的所有看法都是主觀與客觀的相結合,目前對中美關係的現況是被碎片化的訊息所包圍的。沈逸首先用最近美國U2偵查機飛入中國大陸演習禁航區的新聞為例,隔日中國大陸便試射東風21導彈。他認為,這是中美雙方底線較量,且是大國遊戲的日常。他並分析,當許多媒體把上述情況視作為中美關係惡化的標誌,又將此種行為對標於冷戰時期的美蘇互動,傳遞出來的訊息便是:今天的美國把中國當成昔日的蘇聯來對待,儘管不甚友好,但這也是一種「貴賓級待遇」,它意味著在實力意義上,中國成為美國的強大對手了。

他舉的第二個例子是「世界第二大資產管理商撤出日本香港,專注大陸市場」的一篇研究文章。Vanguard是全球第二大資產管理商,將投入61,000億美元進軍中國市場。這是中國大陸深化改革開放的舉措,而外資用腳投票,將放在日本、香港的資金撤出,進入他們認為利潤更高的市場。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資本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當大量的資本繞開美國到中國來,即使美國政府繼續讓中美關係呈現惡化走勢,中長期來看,中國有需要悲觀的理由嗎?

中美之間,中方應對美國逼迫極限施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深化改革開放」。摩根史坦利在中國的合資企業中拿到了51%的優先控股權,高盛也是。當中國大陸向世界開放時,首先與美國進行「綁定」──撲上去抱住不拉開距離。所以中美關係愈往下發展,美國對中國態度愈強硬,中國政府最核心的策略便是「深化改革開放」。

沈逸提到了目前川普對中國的「脫鉤」政策所採取的兩手策略:一是張牙舞爪地嚇唬中國,讓外資撤離回美國,順便把就業機會和利潤帶回去,同時讓中國在經濟金融等各方面面臨巨大的壓力。如果川普實現了這樣的目標,可以馬上帶動其國內就業機會;重新談「掛勾」的條件,「脫鉤」不是目的,「脫鉤」是為了「掛勾」。二是美國嚇唬中國之後,中國把門關上,雙方切斷聯繫,中國開始「內循環」經濟(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將龐大產能由外轉內,中國人開始大量消費自己生產的商品,是為「內循環」經濟)。然後,美國自冷戰時期的組合拳套路便可以砸向中國,前提必須是「中美雙方切斷聯繫」的情況下,雙方各自劃開陣營,重啟冷戰。

上述的第二手策略難以實現,沈逸認為,主要在於美國很難說服如日本、韓國完全切斷與中國的聯繫,讓其他國家把在中國的投資撤走。而中國的「內循環」經濟不僅消費自己生產的商品,也消費其他國家生產的商品。他建議可參考金格爾的《1929-1933全球大蕭條》一書,其中提到「世界霸權」的的三項公共職能:其一,就是作為世界上最後的貨品進口市場;其二,提供反週期的長期貸款;其三,充當全世界的中央銀行。

中國政府最核心的策略「深化改革開放」,目前深化的是行業的開放,讓其他國家到中國進行生產,其產品就在中國消費。而要達成這個目的,必須讓中國老百姓的購買能力和消費力提升──靠精準扶貧來完成。另一深化的領域就是本土科技創新,包括所有美國能切斷的中國科技研發項目,同時原本自己研發不划算的那些項目。對於改革開放中的科技短板,一塊一塊補起來。

中國的菁英們自1970年代尼克森訪中之後,一直有種錯誤認知:一旦中國變得更富足,中國就會在自由市場經濟下變得民主化。而今看來,事實卻是相反。美國曾經鼓勵中國走向世界,加入世界性組織,也是抱持著上述的想法。而實際上,中國近三十年實行的更偏向儒商專制主義模式,中國的領導人從一開始就沒有要遵循國際規則走資本主義路線。對中美關係中具有影響力的因素,沈逸認為有三點,一是全球範圍內生產方式的系統性躍遷,二是國際體系格局調整模式的深度變化,三是中美實力分布的結構性調整。視頻中有他更清晰的闡述中美關係的各個層面,看完也能對當前中美關係有架構構性的認識。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