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熱門話題

連愛奇藝都不給看,這麼怕中國大陸,自信被狗吃了嗎?

文/ 櫻桃芭蕉 2020-08-20 16:48:32

引言:經濟部商業司預告自9閱3日起,禁止台灣任何單位代理或經銷中國大陸OTT TV服務。這項禁令主要是針對愛奇藝、騰訊(WeTV)等代理商。雖然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副主委翁柏宗強調,禁止生效後,愛奇藝會員將變成跨境消費,不會下架、封網、翻牆。但我們不經要問:台灣怎麼這樣沒有自信?一個愛奇藝就能「統戰」台灣嗎? 

根據翁柏宗的說法,因為台灣OTT TV業者不能去中國大陸,所以中國大陸業者也不可在台灣落地。而NCC法律事務處處長黃文哲則講得更明白,站在扶植台灣影視產業的立場,就是要「防止其規模超越台灣通路」,所以不能讓愛奇藝在台建立長久的商業模式。

2004~2007 年間,中國「線上影音產業」野蠻生長,樂視網、土豆網、優酷網等 200 多家企業相繼進入市場廝殺。經過第一輪淘汰賽(砸錢買版權+低價搶會員),到了 2012 年,倖存者剩不到 10 家。前有騰訊(影片播放量第一)、優酷(YOUKU、阿里巴巴經營)、土豆(阿里巴巴經營)、樂視(全球首家以IPO方式上市的影片網站)。愛奇藝為何還能崛起?

愛奇藝成立於2010年,剛開始也是砸錢搶熱門影視版權的影音播放平台,靠會員流量及廣告收益生存,雖有百度支持仍持續虧損。直到2015年,愛奇藝投錢自製的《盜墓筆記》一炮而紅,使在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當大家都想做「中國版Netflix」的時候,愛奇藝提出要做「中國的迪士尼」的新定位。

Netflix的營收中,使用者訂閱是主要的營收來源,也是營運上的風險威脅。而中國的線上影音串流服務一開始幾乎都是免費。2015年,中國大陸的影音網站開始收費,包山包海看到瞎也不超過19.9元人民幣,許多資本不夠大的服務商在第一輪燒錢競賽中陣亡。

Netflix不是靠競爭勝出獲得壟斷地位,是靠先入市場。從DVD線上租賃、演算法推薦、原創內容等。每次它擴充營業項目的時候,路上還沒別家競爭,即使靠單一盈利模式,還是能一次次搶佔先機。支撐起Netflix千億市值的,是它在全球超過1億的付費用戶,以及自製劇帶來的付費點播。

愛奇藝迅猛爆發的過程跟Netflix有點像,在付費會員高速增長的同時,愛奇藝的內容生產能力也在持續提高。愛奇藝自製戲劇不是沒有仆街過,還好百度爸爸力挺,才能累積出《盜墓筆記》系列、《老九門》、《瑯琊榜》、《無證之罪》、《河神》、《靈魂擺渡》、《延禧攻略》、《破冰行動》、《唐人街探案》系列、《校花的貼身高手》系列、《鬢邊不是海棠紅》以及今年叫好又叫座的《隱密的角落》系列等成功的影視作品。除了各類型戲劇之外,2017年起,愛奇藝也參與綜藝節目製作。從前述片單中可看出,愛奇藝以品牌的概念制作內容,以原創內容綁定會員黏著度,以加值服務刺激會員消費。

苦撐八年後,2018年愛奇藝在美國NASDAQ上市。愛奇藝開播初始有300萬會員,到2019年,成為中國第一個擁有超過1億會員數的影音平台。自製綜藝節目的廣告收入及贊助已達到58億人民幣,「在線廣告」營收已超越「付費會員」營收,成為愛奇藝第一大營收來源。

中國大陸的「OTT之戰」,其實自2010年開打,無論在會員數、節目時數、版權費用、贊助及廣告,早就不是台灣所能力抗的規模。台灣主導華人影視文化的年代早就過去了(也有人認為台灣從來就沒主導過),近兩年雖有幾部兩岸三地都好評的優秀作品,仍不足以支撐本地影音平台出線。

NCC的「愛奇藝條款」,據業內人士分析,根本無礙愛奇藝在台灣發展。相反的,對於台灣影視發展恐有不小的損失──
一是把愛奇藝趕出去,不僅國庫稅收少一筆,台灣的影視製作業者更將少了一個回本的管道。光是今年上半年的18部台劇,愛奇藝就買了9部。對於台灣本地製作單位來說,已成為最重要的活水。
二是愛奇藝的片源新、數量多、上線快,這是台灣任何一家OTT TV業者望塵莫及,把合法的趕走只會助長盜版。
三是愛奇藝採購台灣影視作品在中國大陸地區播放,有助於推廣台灣的多元文化,以及台灣的社會價值觀,對於兩岸民間交流相當重要。

但我們不經要問:台灣怎麼這樣沒有自信?一個愛奇藝就能「統戰」台灣嗎?更何況,以行政命令干擾商業資本運作,不但傷害本地消費者權益,更傷害台灣的影視業發展。面對現實吧!拒絕愛奇藝並不會讓本地影視業蓬勃發展,消費者仍是跟著片源跑,即使翻牆也要看!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