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岸電影《八佰》重現四行倉庫壯烈史詩,中華民國漸失抗戰話語權

引言:四行倉庫保衛戰是淞滬會戰裡面最重要的一場戰役,選這裡開打的背後充滿政治,參與其中的中國士兵沒空管這些,要嘛守住要嘛死。蘇州河對岸的歌舞昇平襯托他們悲壯的犧牲,而他們的犧牲喚醒了更多旁觀戰爭的中國人:你不能再苟且偷生了!這樣一部帶我們重新看見四行倉庫頂上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電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電影作品。所以,別再機歪說國旗出現的角度都是歪的、不清楚的之類的雞毛蒜皮,在台灣,根本沒人會再拍抗戰了。

婁燁的《紫蝴蝶》背景是九一八事變後,問著「我們為什麼要戰鬥?」而抗戰打到四行倉庫時,河對岸歌舞昇平,河這邊要嘛守住要嘛殉國。如同當時在租界的著名美國記者愛德華‧斯諾所說:「這就像塞納河上正在進行凡爾登戰役,而巴黎右岸盡收眼底卻在保持中立;或者葛底斯堡戰役的戰火在哈萊姆區燃燒,而曼哈頓其他地區卻在冷眼觀戰。」

四行倉庫保衛戰是淞滬會戰(1937/8/13-11/15)裡面最重要的一場戰役。是國軍88師留下的一個營打的,從10/27到10/30,一共持續了4晝夜,和整個淞滬會戰中的楊樹浦戰鬥、抗登陸作戰、羅店戰役、潘涇到狄涇戰役、蘊藻濱會戰、蘇州河南岸保衛戰等戰鬥相比,規模小、時間短、雙方傷亡都不多。

但是留置一小部分88師部隊在閘北繼續作戰的意義,就是為了11月3日即將召開的九國公約會議上,讓世界各國知道上海的抗戰沒有轉移到不知名的小村莊,還在上海市區堅持著,以獲得各國支持和對日本的制裁,另外也是為了直播給租界的人看,表示還沒有放棄抵抗。

大陸導演管虎的《八佰》,不止拍可歌可泣的戰爭與犧牲,守軍是王牌中的王牌88師的精銳部隊,以及小部分的散兵組成的隊伍。雜牌軍看似各有各的草包,但在生死面前,一個個都沒慫掉,在四天三夜的炮火洗禮下成為真正的戰士。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間行走的都是凡人,歷史上本就沒那麼多天地豪傑,有的只是千千萬萬個不屈不撓,英勇反抗的平凡人。

管虎是影展常客,他跟只有他能用到極致的御用男主黃渤,成就了近二十年來幾部優秀的中國電影:充滿狠勁的《殺生》是中國少數優異的黑色荒謬劇,《鬥牛》讓黃渤拎走金馬獎影帝,《老炮兒》讓馮小剛也拿走金馬獎影帝外加好幾座國際影展獎項;。還有去年《我和我的祖國》的第一段〈前夜〉,把黃渤重新組裝成有點書呆又執拗的林治遠(新中國開國大典升旗電動組負責工程師),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他的影片擅長以強大的場面調度替代對白,單一畫面時則以光影變化人物表情強化段落主題,畫面經常暗含隱喻,笑完背脊發涼、哭完脫胎換骨,不靠對白裝X免得被雷劈。

這樣一部帶我們看見在四行倉庫頂上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電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電影作品。廣電總局的公映許可證號是2019 800號,對白完全方言化,裡面時不時出鏡的國旗,與最後升旗的秒數時長,是劇組軟磨硬泡出來的結果,為了淞滬會戰八百壯士的英勇就義應當被銘記,法西斯主義日本帝國侵華的罪惡不能被抹去。

中影以前也拍過一部《八百壯士》,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精采的幕後製作紀實【八佰,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原來電影中斑駁的倉庫及對岸的繁華都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