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北京的道路》被中國網民狂噴!2020年還在跪舔西方的公知們,還想把鴉片戰爭的強盜洗白成英雄?

引言:在中國大陸稱別人是「公知」差不多就像在台灣叫人「文青」一樣,都有可能討打!一個沒良知為西方帶風向,一個沒腦袋拿感動當飯吃,都是貶義詞。前段時間,一部充斥著「殖民有功論」論調的紀錄片《通往北京的道路》,在網上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都2020年了,公知還能把鴉片戰爭的強盜洗白成英雄?

《通往北京的道路》紀錄片講了在中國近代史上有深遠影響力的五位外國人的故事:〈威妥瑪的野心〉英國駐華全權公使威妥瑪;〈丁韙良的戊戌年〉北大第一任校長丁韙良;〈我們的赫德〉清朝海關總稅務司司長赫德;〈北京的莫理循〉泰晤士報駐華記者莫理循;〈校長司徒雷登〉燕京大學創始人司徒雷登。

據說《通往北京的道路》講述兩個文明的相遇一個世紀的傳奇,是古老中國與現代世界碰撞的歷程。拍攝歷時一年,遠赴英國、美國、澳大利亞以及中國香港等多地取景,吸收全球史研究成果,力圖再現一個漸漸遠去的時代。然而,片子播出沒多久,就因為價值觀歪到了天邊,被網友們點名舉報,它在視頻網站上和豆瓣上悄悄下架。看了一下主創團隊名單,方德萬、馬勇、莊秋水、韓松、何書彬、許知遠、周軼君等人,喔,難怪影片的史觀能歪成那樣!

這部紀錄片的五位主角,都是當初帝國主義國家在中國攫取利益的代言人,然而,主創團隊卻把他們吹得天花亂墜之外,壓榨清廷攫取利益變成了做好事、不平等條約變成了外國想要和中國平等而做的努力、透過壓迫清廷抵押海關收入及詐取稅金被轉為在維持中國的統一、外國人隨便做點什麼都成了為中國做了貢獻。許多網友氣憤的原因,在於這部片子在傳遞的是「雖然我侵犯了你,但我是為了你好」,並且主創團隊希望中國人要「感恩」。

這部紀錄片講故事的套路其實十分簡單:
先將中國的近代歷史切割解構,然後只摘出這些外國人為中國現代化做出貢獻的英勇事蹟,從日記和歷史記錄中捕風捉影營造出同情中國人的人設,最終拼湊出五位外國人不遠萬裡來到幫助中國現代化的勵志故事。而他們所謂的勵志背後中國人民的血淚,就此消失不見。

這部由香港公司出品的,大陸的拍攝團隊,跨越中國、香港地區和英聯邦國家的學者們共同拍攝的影片,表面上解構中國百年屈辱,實際上洗白殖民侵略的歷史轉為西方人對中國近代化的「貢獻」,對於習慣跪舔西方的中國公知來說,不算太意外。

影片在中美摩擦愈演愈烈的此時上映,令人不禁有所懷疑,或許還有更深層次的含義。它強烈暗示現在的中國還是愚昧落後的,還是需要洋大人來啟蒙的,拒絕被西方世界打劫就等於閉關鎖國。在他們眼裡,「被列強踢開國門」這件事並不是屈辱的,覺得中國近代史的開端,是外國人用槍炮武力為其他國家送來了「先進技術和民主自由」,完完全全就是「殖民有功論」的觀點,為西方國家過去的殖民以至目前的擴張作辯護。

西方世界的普世價值傳播的過程,和宗教的傳教過程是一樣的。中國的公知們將西方世界工業化、現代化帶來的好處,通通都歸結為為西方信仰「自由民主神教」帶來的好處,並自願成為「傳教士」。對於深信「教義」的人來說,事實、利益、立場全都是不重要的,只有教義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教義和現實違背了,那麼必定是現實的問題,現實需要反思。這些公知「傳教士」精心摘出歷史拼貼,訴說著民眾都是蒙昧無知的,亟需他們啟蒙──
英國人威妥瑪帶中國融入了世界外交舞臺的故事,而如今,美國和英國卻正想極力退出這個舞臺,故步自封;
英國人赫德讓中國融入了國際市場的故事,而美國和英國卻豎起了貿易保護主義的高牆,瘋狂封殺中國企業和產品;
澳大利亞人莫理循懷著深刻的同情,通過新聞報導化解中西方誤會的故事。而如今,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正在糾集眾多反動媒體瘋狂向中國甩鍋;
美國人丁韙良為中國教育帶來的貢獻的美好故事;而美國卻在新冠疫情下,不遺餘力的驅逐的中國在美的留學生;
美國人司徒雷登幾乎可說是半個中國人,是中美外交重要的締造者。而如今,美國卻驅逐了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的外交人員。

《通往北京的道路》的推出,已經起不到他們想要的「啟蒙、傳教」的作用,反而更像是一座墓碑、一個記號,昭示著中國曾經有這麼一批自由派的走卒。中國人民已經意識到,中國的發展、崛起,得益於中華民族民族意識的集體覺醒,得益於中國艱難推進的工業化進程,而不是什麼外國人的「恩賜、獎賞」,這就是這部紀錄片被廣大的中國網民噴到下架的原因。

原文連結【都2020年了,公知還能把鴉片戰爭的強盜洗白成英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