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淹沒武漢?武漢人打臉台媒,有圖有真相

引言:中國大陸長江流域正在經歷連續41天的強降雨,當台灣的綠媒誇誇而談長江暴雨水患的災情多麼嚴重、三峽大壩擋不住百年超強降雨、哪裡又全市淹沒了等等。近日,武漢人就實拍江貪公園打臉台媒!

作為長江流域最容易被洪災威脅的城市,武漢防洪現場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而渲染洪水造成的社會恐慌和巨大損失,幾乎成了媒體的「政治正確」。

最近網上廣傳的《住在江邊的武漢人:想寫洪災,但真的沒洪災可寫》一文中,身在武漢的作者在長江大堤上實拍,打臉台媒誇張不實的報導。「整個武漢都沒什麼水,我倒是想寫洪災,但真的沒有洪災可讓我寫啊,我想拍個抗洪的解放軍戰士都找不到人。武漢人,住在江邊上的武漢人,真的沒有一個覺得身邊的洪水有多可怕。你非逼著我們說自己慘,這種事我們可真幹不出來」。

以下圖片作者近日拍攝的武漢江灘公園,江灘公園就相當是我們的堤外河濱公園,不過區域範圍大得多了。堤外河濱公園區本就限建,做為雨季水量調節區域,颱風天隨便淹,大雨還不去移車的就等著報廢。武漢也是一樣,而且數千年來,汛期一到,長江兩岸氾濫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武漢人民不僅不慌,甚至攜家帶眷觀賞洪水直逼長江大堤的壯觀場面,市民忙著打卡及瘋狂拍照。

作者還觀察到,「整個長江大堤上,我沒看到一個解放軍戰士來抗洪搶險,只看到了一個防汛值守點,上面搭了幾個小鐵皮房,有幾位黨員在看守。神情放鬆,毫無壓力,上面也沒有堆積儲備任何防洪物資。……旁邊有一位師傅,正在給這個防汛值守點接通臨時電線,大家按部就班的為洪水做準備工作」。

長江大堤高30公尺,堤壩還有5公尺高。1998年「長江大水」(中國20世紀最後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水災害)曾經淹到29公尺高,也就是說要淹過35公尺高,才會淹近武漢市區。武漢江堤上,目前以前來遊玩觀景的市民為主。2020年的降雨量,明顯超過了1998年的水準,屬歷史級特大洪災。為何看起來武漢市應對的如此輕鬆?

一是因為武漢市拆除大量江邊房屋改造成了江灘公園,而且重修了大堤,加固加高加寬,防洪能力遠遠超過1998年。二是因為三峽大壩的蓄水能力,7月11日晚上7點,長江漢口站的水位是28.45公尺。但三峽水庫的水位,才150.45公尺(最低水位145公尺),標準蓄水位是175公尺,離壩頂185公尺還有相當距離。

換句話說,三峽大壩到目前為止基本沒有蓄水,任由洪水向下游傾瀉,故意抬高長江水位,大量的防洪庫容能力目前是閒置狀態。只要長江流域的降雨量小於長江入海口的水流量,那長江流域的水位就必然下降,洪水會自然退去。整個長江流域的降雨量不是人可以控制,修幾個三峽大壩都沒用。

整個長江的水位越高,和海平面的落差越大,江水的流速就越快,傾泄入海的水流量就越多。在確保沿江城市居民安全的前提下,長江水位越高越好。水位越高,洪水奔流入海的速度就越快,這是降低長江流域總含水量的唯一辦法。

稍有年紀的人應該還記得1991年的「華東大水災」,三峽大霸尚在遷村階段,尚未動工。暴雨加上河水倒灌,多省河岸段傳出堤防坍塌,瞬間淹沒了東南十八個省份。「華東大水災」是中國大陸第一次向國際社會求援的天災,我們也在TVBS頻道上看到港臺影視明星籌組電話募款直播、發行賑災專輯為災區募款。一批香港電影人連同超過百位演藝界明星大佬,不眠不休拍足七天,最終《豪門夜宴》上映後票房表現上佳,為華東水災共籌得一千二百萬港元善款,這在當時來說,堪稱壯舉。

台灣也不落人後,華東災區的捐贈也超過了13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8500萬);慈濟志工組團親赴災區協助民間救災善後。當時,台灣社會對大陸災情是抱著人溺己溺的關注與溫情。兩岸心手相連的情感至少延續到1998年「長江大水」期間。

30年後,台灣的媒體大多以幸災樂禍的角度在報導別人的災難。當然,只針對中國大陸。拿台媒報導日本熊本縣的災情新聞作對比,完全是雙標現場,雙標到大陸網民已經不會生氣了,而是呼朋引伴來看「弱智灣灣又在搞笑了」。

兩岸犇報【住在江邊的武漢人:想寫洪災,但真的沒洪災可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