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個人教一下國民黨怎麼玩「公民不服從」好嗎?

引言:國民黨這次挑選監察院人事名單作為議題戰場其實挑得很好。只是對於「民進黨的監察院人事提名很糟糕」的抗議行動,有更符合邏輯的行動推演嗎?

在「罷韓」一役大敗後,國民黨這次挑選監察院人事名單作為議題戰場其實挑得很好,弊案纏身的陳菊被提名為監察院長,已經在社會上引起相當大的爭議。YAHOO線上投票結果顯示,高達96%的投票者不認同她有資格擔任監察院長。然而這次國民黨占領立法院的抗議行動,又為各種酸文梗圖提供了材料。

這樣一場名正言順且具有道德高度、社會支持度的抗議行動,堅持了19小時就結束了。連保外就醫的陳水扁都笑嘆「國民黨連議事抗爭都不會?」國民黨智庫副董事長連勝文則?黨辯護,認為國民黨在學習做一個有戰鬥力的政黨,這次的戰領行動可以視為就像小嬰兒踏出第一步。這話說得幾乎都都忘了國民黨是搞革命起家而且已經在野過一次了。

據媒體披露,此次行動主要是由黨主席江啟臣和黨團總召林為洲、書記長蔣萬安、首席副書記長林奕華等人秘密策畫,為了嚴防走漏風聲,就連藍營立委助理都是看新聞後,才發現自己老闆已經闖入議場,這時才開始緊急動員群眾在場外助威吶喊。還有韓粉支持者也捐棄前嫌,包車北上來挺國民黨的行動,只是到現場才知道立法院裡面抗爭結束了。

政治運動的規律是蓄積能量,通過大規模的群眾動員來對執政者施加壓力,最終迫使執政者接受改革議程,重新調整資源配置和權利關係。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必須從兩方面同時入手:一方面是訴諸群眾,提出眾人需因應的問題及改革方案;另一方面是提供願景,對於國家發展和社會變革提出長遠的戰略構想。兩方面交替運用以擴大日常鬥爭的動員能量,並檢驗每一次的政治行動是否有助於這個總體戰略目標的逐步逼近與最終實現。

回過頭來探討,國民黨這次的抗爭策略,比較合邏輯的步驟應該是:

    一、讓社會大眾了解這份名單不適任的地方在哪,炒熱與論; 
    二、社會動員,公開發起行動去凸顯議題,占領立院(這樣才有後援);
    三、雖然最終抵抗失敗(被公權力清出場),不過卻能彰顯國民黨訴求的價值觀,引起更廣泛的認同;
    四、再杯葛投票就有正當性。

因為運作時間及聲量不足,國民黨對於陳菊及監委名單不適任的訴求並未獲得足夠的關注,再加上對黨內同志也採取保密措施,支持者動員不及(場外支持者不到1000人),也引不起社會更多的討論,更遑論進一步促使民進黨政府重新檢視提名陳菊的正當性。當然,不友善的媒體會將報導焦點放在占領者要求開冷氣,來嘲笑國民黨連一天都撐不到。

公民不服從的手段也許非法,但卻是以「溝通」為核心。當民主審議忽略少數人的重要主張,公民不服從則可以讓這些值得討論的論述(重新)受到重視。國民黨對於「民進黨的人事提名很糟糕」有凝聚出社會共識嗎?有給出更好的建議或選擇嗎?還是在自己的想像中,覺得既然社會大眾都對此反感,就會支持國民黨的行動?

國民黨的困境不是來自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挑戰,而是在其內部對核心價值的迷惘,對世界局勢變遷、動盪的倉皇失措。從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帶領黨內新生代拋出「新十點」,引發前總統馬英九、前副總統連戰等國民黨內大老不滿;想要抓住年輕族群及挽回網路聲量的「數位諸葛亮」一出手就出包;認為挑監察院人事做戰場能引起像太陽花的抗議能量,最後只剩黨內同志抱團取暖。國民黨從「中原正統」自居,蛻變為放棄「九二共識」,走向「台灣優先」的本土主義政黨,在在顯示出一個拋失過往理念的政黨,拿香跟拜進退失據的尷尬。

延伸閱讀【佔領議場,選錯戰場只是虛耗能量而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