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很大!美國推《香港自治法》抵制《港區國安法》,「港獨」崩潰竄逃,蓬佩奧們洗洗睡吧!

引言:美參眾兩院濫用「長臂管轄權」反制《港區國安法》的強烈反應,恰恰證明中國做對了!《港區國安法》正是補強香港的國安漏洞,並徹底掃除境外勢力在香港複製顏色革命、分裂國家的任何可能。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美國眾議院1日通過《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後,參議院2日也跟進,授權美國總統「制裁損害香港自治的中國大陸官員與金融機構」,且法案明定,總統應在一定時間內實施制裁;全案將送往白宮交川普簽署發布。歐洲則沒有一個國家表示要對中國採取制裁行動,只是對條文內容表達「高度關切」。

美國此舉完全是濫用「長臂管轄權」,實為干涉中國內政。「長臂管轄權」(long-arm jurisdiction)原本只是美國國內的司法手段,根本不具備全球的司法功效,長臂管轄權是美國民事訴訟中的一個概念,指地方法院將管轄權延伸至域外(指州外乃至國外)的被告。

「反送中」抗議演變成「港獨」暴亂,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會接受外國勢力在自家領土上策劃反政府活動,是那些香港分離主義份子將修法的權力讓渡給北京。歸根究柢,「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就是根據「一國兩制」的原則成立的,從來就沒有給香港人推翻香港政府的權利,對於北京來說,策動「港獨」就是叛國行為無誤。

《港區國安法》明定叛國罪最高刑期是無期徒刑,日前「港獨」組織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就無期徒刑一事對日本網友哭訴討拍拍,結果遭日本人打臉「叛國罪在日本是死刑」。世界主要國家對於叛國罪的刑罰大抵如下圖所示:

網友的憂慮以及許多媒體指責中國濫用「長臂管轄權」,特別是《港區國安法》第三十八條內容「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這條說白了就是要將「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個人或團體趕出香港,也就是「你有言論自由,我有不歡迎你言論的權利/權力」,徹底掃除境外勢力在香港複製顏色革命、分裂國家的任何可能。以美國《反恐法》為例,就算不具美國公民身分的外國人,在美國境外觸犯了《反恐法》,仍然會受到美國的緝捕。台灣企業界被美國「長臂管轄權」欺壓的例子還少嗎?

最近廣達集團旗下廣明光電遭美國惠普公司提告,美國法院判決廣明需將所有現金、廠房及專利權全部移交惠普,這才是濫用「長臂管轄權」公然搶劫,怎不痛罵美國霸道專制,管很大?。還記得友達光電的陳炫彬、熊暉嗎?台、韓面板廠被認定傷及「美國利益」,美國展開反壟斷官司,三星轉為汙點證人,奇美、彩晶、華映及LG認罪協商,友達不願繳保護費堅持上訴,該公司六名被告、三名坐牢。友達董事長彭雙浪曾說過,「美國的法律,是你『有意圖』就算(有違法嫌疑)。」

華為公主孟晚舟,既沒有違法美國和加拿大的國安法,也沒證據顯示她涉及恐攻活動。加拿大警方都能應美國要求將她拘禁迄今。美、加都還沒有和中國大陸簽署引渡條約。  

第三十八條的立法旨意,主要是針對去年反送中暴亂中,積極參與的那些外國勢力,當然,也包括了那時輸送物資援助香港暴動群眾的台灣團體與個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曾經參與台獨活動、或是有實際作為支援香港暴亂的台灣人,赴港前先考慮一下人家歡不歡迎你。至於台媒大肆宣染過境與中港簽有引渡條約的國家都會被抓,不是無知便是自曝反中情結,而且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香港在二戰過後就是西方勢力在亞洲主要的情報交換地,即使是香港回歸後,那些情報蒐集工作也未曾停歇。西方霸權的衰落並不完全是因為中國崛起,卻妄想在香港複製顏色革命,甚至邁向「冷戰2.0」。香港需要國安法的事實,去年一整年全世界都看到了,那種暴亂的程度放在哪個國家都不會被接受。「佛洛伊德之死」的抗議不到一周,川普便叫囂要派軍隊鎮壓,就是美式雙標的最佳證明。所謂「國際社會譴責/抵制港區國安法」的說法,我們拭目以待,看看後續還有哪些國家有能力、以何種方式干涉中國內政。

香港已經回歸中國23年,《香港基本法》第十二條即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北京當然有權為香港立法。《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屢次在香港立法會被擋,延宕近20年未修訂,《港區國安法》正是修正過往錯誤,補強香港國安缺口的治標方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