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不能只有傅斯年,台大椰林大道要不要也「轉型正義」一下?

文/ Mission密訊 2020-06-21 14:37:22

引言:「NTU」所代表的「國立台灣大學」周邊商品幾乎都有「Since 1928」字樣,這是將台大校史上溯至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所創設的「台北帝國大學」。而回顧「Since 1928」台北帝大的性質和歷史,按如今台大學生會的標準,「椰林大道」甚至整個校園,算不算是「不義遺址」和「威權意象」,需要也進行一場徹底的「轉型正義」呢?主張歷史想像應該「立體化」、反對當時「國家暴力」對抗共產黨「必要之惡」的台大學生會,又是如何面對當今執政黨以「民主防護網」為名對兩岸交流的限縮與管控呢?對於被白色恐怖受難者批評為「重返戒嚴」的「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又是持什麼立場呢?

2014年太陽花期間,網上瘋轉的傅斯年語錄。現在,傅校長又要被「轉型正義」了。

今年6月初,台大學生會欲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要求校方「清除校園空間所具有之威權意象及不義遺址」。消息一出引起台大校友們激烈反彈並展開反制連署。台大學生會否認提案中有「拆除傅鐘」一事。不過,根據聯合報(6/16)報導,學生會的草案中確實曾點名應移除傅鐘及傅園改名之事。

FB粉專〈方遠北杯講看麥〉版主也是台大校友,針對近日母校一些學弟妹又拿「轉型正義」來做文章了,而且劍指傅斯年校長。因此爬梳史料撰文回顧「台北帝國大學」成立的任務與目的,剖析台大學生會的「轉型正義」訴求,認為若失去了對於歷史脈絡和全貌的立體認識,也失去對於歷史、人民和土地的「溫情與敬意」,恐怕轉型正義只會變成沒有任何包容的政治追殺工具。

《台大椰林大道要不要也「轉型正義」?》 以下為部分內容摘要──

1935年台灣總督府曾向日本中央主張:「台灣位於地理要衝,應視為帝國南方之政治、經濟進展的後方基地,對帝國南方經營負有重大使命」;也提到:「列強各殖民地在經濟上及軍事上,是各自母國的前進根據地,因此將之與母國的國策切離,即不會了解它們存在的理由。」台灣總督府對日本「南進」的基本運用方法,就是利用台灣「本島人」去接近「南支」和「南洋」。

1936年8月,日本決定了向中國大陸、南方的擴張,列為「國策之基準」,將「南進」提升至與「北進」相等地位。日本「南進」政策又與中日戰爭、侵略南洋更為緊密聯繫起來,例如1937年盧溝橋事件發生後不久,「台灣大亞細亞協會」成立了「南支調查委員會」,委託台北帝國大學研究者為主的100名學者專家、民間人士擔任委員,目的在於向日本當局強調對「南支」進行政治、經濟工作的重要性。在他們的《南支綜合調查報告書》完成前,日軍已占領了廣東。在這當中,已能看到「台北帝大」所扮演的角色。

1940年12月,日本在台灣設置了台灣軍研究部,以從事登陸作戰或熱帶地區進軍等武力南進的作戰研究。根據日本學者近藤正己《總力戰與台灣》一書的研究,台灣正式被認定為日本「南進基地之一」,中央要求台灣進行整備以具備作為基地的機能,並使其除了軍事性協助之外,也對南方政策提供協助。

從既有諸多學者的研究來說,1928年設立的台北帝國大學,其本質就是在日本帝國南方配合「南進」政策的推動、為日本帝國服務、以殖民目的為前提的一所「殖民大學」(colonial university)。

也因為如此,回到台大學生引以為傲的「椰林大道」,根據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前所長夏鑄九教授的研究,日本殖民者規劃這條中央支配性的軸線大道,乃象徵台北帝大的歷史任務──軍國主義南侵的知識基地。除此之外,椰林大道種植的大王椰子樹,並非台灣本地常見樹種,而是日本為了營造熱帶想像。夏鑄九教授的研究也指出,這條軸線與建築物的規劃,「神聖化了台北帝國大學由殖民者所託付的功能,殖民國家入侵南洋必須在知識上預作準備」。

除了台北帝大校園的種種殖民和南進侵略等空間意涵,這一所殖民大學本身也不是為了服務於殖民地人民。當時台北高等學校的畢業生可以直升台北帝國或日本國內各大學,但台灣人非常難進入,只佔了四分之一,其餘都是日本人;直到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前,台北帝大才出現了唯一也是最後一次授予台籍學生博士學位。更別說當時台灣人反日情緒高漲,醫科學生陳國珍等人因研讀漢文、習國語,有抗日傾向,遭日本軍方逮捕,繫獄數月;也有醫科學生蔡忠恕鼓吹抗日,遭日軍殺害,直到台灣光復後才由校方在醫學院公祭。

回顧「Since 1928」台北帝大的性質和歷史,按如今台大學生會的標準,「椰林大道」甚至整個校園,算不算是「不義遺址」和「威權地址」,需要也進行一場徹底的「轉型正義」呢?

台大學生會以傅斯年為主要箭靶,莫過於其在「四六事件」之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與國民黨政府之間的關係。然而,傅斯年的史料檔案還有進一步發掘和解讀的空間,但台大或史學研究者基本也未替傅斯年當時的言行擦脂抹粉,許多校長布告在《傅斯年全集》之中都能找得到,並不影響多數台大師生校友對傅斯年校長的認同和敬仰。

台大學生會曾在〈轉型正義──台大校史的回望與前行〉這篇文章中提到:「轉型正義想要回應的,還有我們錯看了的歷史。很多人認為當時的國家暴力是對抗共產黨的必要之惡,因此而扁平的想像『台共』,在不同的歷史脈絡、政治環境中,即使所信奉的價值都名為『共』,卻有殊異的內涵,也因此,當我們回望時,必須立體的想像歷史。」http://ntustudents.com/index.php/2020/03/07/news-200227/

這段話我是認同的,因為回溯到四六事件發生的背景,必須認識到當時台灣已回歸中國,從而進入了國共內戰的脈絡裡。以整體中國的視野而言,確實在今天有必要重新審視四六事件、甚至1950年前後台灣知識青年左傾的事實,而不僅僅是以國共黨派或政權正統的立場來加以評價。

但問題恰恰也在於此,主張歷史想像應該「立體化」、反對當時「國家暴力」對抗共產黨「必要之惡」的台大學生會,又是如何面對當今執政黨以「民主防護網」為名對兩岸人民往來交流的限縮與管控呢?台大學生會對於被白色恐怖受難者批評為「重返戒嚴」的「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又是持什麼立場呢?先前《自由時報》爆料台大畢業典禮配樂出現了解放軍軍歌《人民海軍向前進》,校方解釋為廠商「一時不察」,學生會甚至對此呼籲:「要注意配合廠商的背景,避免校園被中國滲透」。

這些態度似乎都與台大學生會對於四六事件和白色恐怖的立場大相逕庭,甚至與他們所形塑的傅斯年「形象」和「精神」有相承相通之處。如果這些問題沒有釐清、沒有回答清楚,那麼顯然對於校內所謂「不義遺址」和「威權地址」要進行的「轉型正義」,只有「轉型」而無「正義」,只是藉著消費白色恐怖歷史,行黨派鬥爭之實。

原文連結《台大椰林大道要不要也「轉型正義」?》

原文作者:方遠北杯講看麥

【科普 四六事件】

1947年始,中共中央指導各校組織動員,以和學生切身利益出發,展開「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學潮。1949年4月6日,警備總司令部進台大及師大指名逮捕周慎源、鄭鴻溪(已加入共產黨)、莊輝彰、方啟明、趙制陽、朱商彝六人,遭學生抵抗拒捕。

時任臺大校長傅斯年高度不滿,親自找國民黨最高當局交涉,要求逮捕臺大師生必須經過校長批准。他甚至警告彭孟緝:「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師範學院院長謝東閔,則高度配合政府,甚至協同軍警一同前往逮捕學生。1949年4月8日,最後共計19人遭到羈押審判。

1995年,臺大與師大兩校計八個改革派社團共同發起四六事件平反運動。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於1997年6月7日對四六事件提出總結報告,肯定當時學生「參與民間社會、縱論國事的熱情與視野」。

【科普 臺大哲學系事件】

1972年12月到1975年6月之間,在國立台灣大學校內,以「反共」之名,對臺灣大學哲學系內中國自由派學者進行整肅的一連串行動。職業學生馮滬祥具函檢舉陳鼓應「專門攻擊政府的黑暗面」;警總以「為匪宣傳」逮捕陳鼓應、王曉波,後由台大校長閻振興具保釋放。哲學系教職員包括陳鼓應、王曉波、楊斐華、胡基峻、李日章、陳明玉、梁振生、黃天成、郭實瑜、鍾友聯、黃慶明、趙天儀及美國籍客座教授馬樂伯遭解聘,臺大哲學研究所停止招生一年。

此事件被認為是由中國國民黨特工系統發動,以壓制因保釣運動而起的學生運動風潮。1990年代台灣解嚴之後,要求重新調查台大哲學系事件;1993年,台大組成專案調查小組,對台大哲學系事件進行調查。警備總部等單位拒絕提供資料。1995年,台大委請監察院進行調查。1997年,台大哲學系事件獲得平反,陳鼓應與王曉波復職重回台大授課,其他受難人也多獲得賠償或回到台大哲學系任教。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