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ssion密訊
  2. 新聞評論

為何曾經的華爾街之狼,在川普時代都成了哈士奇?

文/ Mission密訊 2020-06-18 01:20:20

引言:過去十年間,中美關係可以說是持續下行。除了川普之外,還有什麼原因導致中美關係惡化?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翟東升認為,美國的金融業,華爾街對美國內政及外交上的影響力出現了持續的衰落,導致中美關係的結構性變化。

翟東升在其著作《中國為什麼有前途:對經濟關係的戰略潛能》一書中,他分析在全球中心外圍結構中,中美之間原本是互補型的經濟關係。簡單講,美國負責印錢(消費),中國負責存錢(生產),是一種共生關係,雙方都有獲益。雖然美國方面獲得的利益比中國大得多。美國的利益掌握在華爾街那班人手裡,他們得到全球化時代最大的獲利。

華爾街是如何獲得政治權力的?翟東升的研究歸納成三點:

一是靠政治獻金上位。把自家的高管精英們送進華盛頓。翟東升曾讓學生作過統計,從美國副總統以下最重要的30個行政崗位,最高峰時期竟然有60%的高官都是華爾街出身的。川普上台後,反而只剩一位,就是財政部長。

二是對華盛頓的意識形態的滲透。力捧一批經濟學家進入政府機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美國國家經濟政策的權威、曾任聯準會主席的葛林斯潘。

三是華爾街以「大到不能倒」綁架美國政府。2008年的次貸金融危機,就是因位華爾街的胡作非為,最後是政府買單,聯邦政府花了上萬億美元,再加上聯準會印鈔票(量化寬鬆),才幫美國的金融機構度過危機。

2008年之後,華爾街雖然存活了,但聲望一落千丈。2011年,金融泡沫破滅後,中產階級被掏空,貧富差距急速擴大,「佔領華爾街」運動興起,反對金權掛勾,反對金融界的貪婪與不公。

翟東升還分析,如果重新提煉一下世界市場體系中的利益分配結構,我們會發現,美國的外移產業通常在它有駐軍、關係緊密或是掌控力強的國家或地區,然後再轉包到中國生產,1992年以後尤盛。同時,中國允許外商進來投資,又以各種管制嚴防外資到中國炒匯、炒房、炒股。中國開始出現「雙順差」──貿易順差與資本投入都是順差。中國持有大量美元,再投到美債,然後華爾街又拿到錢了。

改革開放初期,外商直接投資(FDI)平均從利潤中抽走15%,而中國買美債利潤只有3%,這是為了快速工業化付出的代價。美國及其代工體系(包括日、韓、台灣、香港、東南亞等)的資本獲益,來自於中國的低廉勞動力、政府各項招商優惠上得來的。

翟東升坦承,過去中美貿易談判過程中卡住的時候,也是找華爾街協助與美國政府溝通。不過,在2016年以後,華爾街對華府的影響力急遽衰落。川普發動貿易戰之後,華爾街也受到嚴重波及。2018年中美貿易談判時,中方也請出季辛吉協助中美代表團雙方私下溝通。但在過去兩年裡,很明顯地,效果並不顯著。華爾街的未來不容樂觀,因為負利率時代來臨了,銀行首當其衝,金融資本獲利的衰退,是顯而易見的。翟東升認為,未來的對美外交不能依循過去的模式,一定要更靈活些,更有彈性,才能保障中方的利益。

您可能會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