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閉門演講震撼曝光!首次承認西方霸權已近終結!

引言:美國總統川普的激進單邊主義,不但快速摧毀美國國際領導威信,也讓戰後70年作為西方主導國際秩序之基石的北大西洋夥伴關係出現裂痕。2019年9月,法國主辦G7峰會,法國召開駐外使節會議,馬克龍曾語重心長地表示,「中國、俄羅斯、印度,這幾個國家對比美國、法國和英國,他們的政治想像力,都要遠比今天的西方人強。」他更在閉門會議中發表演說,首次承認「西方霸權已近終結」!

馬克龍演說中提到:「國際秩序正在被顛覆和轉型,這是一次地緣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戰略重組」。他斷言,這種顛覆和轉型的核心和結果是「西方霸權或許已近終結」。而關於「顛覆和轉型」的原因,馬克龍認為,「既有西方國家自身的錯誤,也有來自新興國家的挑戰」。前者包括美國「多次選擇錯誤」,諸如柯林頓的對華政策、小布希的戰爭政策、歐巴馬的量化寬鬆政策,以及歐洲長期追隨美國排斥俄羅斯導致普丁倒向中國等;後者則指中俄印等新興大國的迅速崛起,「西方極大地低估了」這種崛起。在歐美關係這塊,他相當認同美、歐同屬西方陣營,「但美歐文明存在明顯差異,雖然結盟但差異一直存在,川普上臺後將原本的差異放大了」。

馬克龍把「歐亞議程」置於優先地位,提出把促進「中國的『一帶一路』與歐洲聯通戰略更好地融合」,同時「優先建立歐洲主權」,包括經濟主權(特別是歐元主權)、國防主權、邊界主權。」他重申建立「歐洲軍」的重要性,強調這是制衡美國的關鍵,「若非如此,歐洲就沒有真正的獨立性可言」。他曾多次公開表示,「我們不能扮演美國的小老弟」;也曾說過,他雖支持北約組織,但歐洲需要能夠應對周邊的威脅,並且必要時獨立於華府之外。

馬克龍的結論是:「西方霸權的終結,不在於經濟衰落,不在於軍事衰落,而在於文化衰落。當新興國家找到了自己的國家文化而逐漸擺脫西方過去灌輸的哲學文化,而西方的價值觀無法再輸出時,西方的衰落就此開始」。

相關文章